雜談:品質存在的土壤

我不太喜歡湊熱點,對于輿論界出現的事情,我會去瞧瞧,也可能有自己的想法,至于給這些事情打上什么標簽的話,那很難,而且很多事情可能并不是我們理解的那樣。

我回老家的路,應該算是省道,道的兩側有應急車道。

因為當時修路的時候,沒有考慮方便的問題,當需要去另一條路上,也就是去景區,要繞很長一段路。有個村子想到一個增加客流量的方式,從村中直修一條路,聯通兩條平行的路。從省道拐向村子的路口,有車經常壓應急車道的一角,但凡路上有帶覺的線,都會被壓到。而唯獨這個地方,壓到線會被扣分。

壓線的確違反了交通法規,而執行這一法規只有這一處,所以,那些平時不注意這個情況的司機,在這里都要吃虧。解釋一下,一個司機在別處壓線,實際上是在養成一個壞習慣,當這個習慣被帶到一個嚴格的地方的時候,就變成了違法。

違法的生長土壤是確實存在的。

當我們在討論一些令人氣氛的熱點的問題時,人人都是以圣人的姿態來講話的,所以,批判的形式是多種多樣,就如一個揭露黑暗的記者,從來沒有人會去談這個記者的品性是什么樣的。因為,這個時候,人人都是那個記者。

熱點問題,絕不是孤立存在的,它是有生長土壤的,這個突然,就是社會生活。

對于極端的事件,幾乎每天都在發生,進入大家討論范圍的也不在少數,在我們談論某一個的時候,其實是非常普遍了,說不定討論者也正在做著同樣的事。

但是我們不能就事論事,我們還要考慮這些問題的蛛絲馬跡,用實際上這些事的發生“習慣”來談論。記得有個新聞,一個騎摩托車的動手打了公交車司機,輿論也是一邊倒的向著司機,動手打人的確不對,可是,摩托為什么要打司機,卻沒有交代。倒是我在騎自行車的時候,經常遇到公交車,超過我之后,仗著車長,將車頭靠向路邊,讓你不得不停。這是一個很危險的舉動,他已經危及到我的安全了,可是,從驚險中回過神來的我,卻只能是啞巴吃黃蓮,雖然他危及到我的安全,可并沒有傷到我,所以,公交車的這個舉動,在路上經常遇到,即使是我們駕車的時候也有。這是爭道搶行。

同樣的問題,還有我們小區那個遛狗不拴狗的人,明明他做著不正確的行為,卻沒有人管,所以才會有鄰居差點和他打起來。

回過頭來看這些問題,實際上是有人做了不合理的事,沒有人管,將一種潛在的危害一直保留著。人們也在這些事情面前變得畏手畏腳起來,特別是那些只有通過違法才能解決的問題。就比如那個打公交司機的騎摩托者,明明司機的行為具有危害性,沒有人管,要制止這種行為,只有揮拳,揮拳后,被帶走的卻是騎摩托者。

對于社會上的事,我們需要重新審視,到底怎樣才能減少生活中的戾氣?戾氣是無中生出的嗎?顯然不是,它們都是有原因的,而這些原因卻根深蒂固,無法消除,現在來看,是這樣的。


嶗山茶

嶗山茶購買微信

雜談:品質存在的土壤》上有4條評論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