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德威音樂旅行

去郊外的車上,音箱里播放著周華健的《朋友》。車的后排座上,兩個小屁孩打鬧著,突然,其中的一個很嚴肅的對我們說:叔叔,關掉音樂吧,我們要聊天。

司機說:你們不喜歡這些歌嗎?

小屁孩:不喜歡。

司機:這些音樂多好啊,我們是聽著這些歌成長的。

小屁孩:就是不喜歡。

司機:噢,你們就是喜歡聽那些饒舌音,聽半天聽不清唱了什么!

小屁孩:總比你們那些老土歌好聽。

我推了推司機:算了,我們的時代已經過去,就像當年我們嘶啞著嗓子唱這些歌的時候,那些聽各種劇的父輩們不也說我們是在狼嚎嘛。

流行歌曲有時代性,經典的流行歌曲也是流行歌曲。

旅行需要音樂,當隔輩人在同一旅途的時候,最好的方式是帶著各自的耳機,聽屬于自己時代的歌曲。

旅行需要音樂,音樂可以成為旅行,跋山涉水,舟車勞頓,當我們的旅行是為了音樂而出發的時候,旅行的音樂便統一起來。

這群朋友之中年紀最長的,是很晚才迷上迪倫的洋子阿姨。在名古屋相識那年,她已經五十多歲,卻是初次親睹迪倫演出,從福岡到札幌連續看了十一場。如今,她頭發都白了,眼睛也不大行了,在Zepp那樣擁擠的 Live House 站著看完整場演出,腰腿都不大吃得消,里面空氣也不好,她事前得先吃兩顆鎮靜劑,免得血壓飆起來。——摘自馬世芳《昨日 書》

看吧,追隨音樂會的旅行也讓大家成為忘年交,這是鮑勃·迪倫攢出來的旅行。

發現音樂的旅行,不僅是音樂會,還有拜訪音樂之鄉,或者去某個地方聽那里特質的音樂。

“沒有音樂就沒有維也納”,這句話道出了維也納在世界著名城市中的真正地位。維也納是歐洲音樂家的搖籃。全市保存著40多處音樂大師的故居和遺跡,世界上最偉大的音樂家——貝多芬、莫扎特、舒伯特、海頓、施特勞斯的名字,都與維也納聯系在一起。

每年會有成千上萬的音樂愛好者涌入維也納,在那里,大家只有對音樂的癡迷,完全沒有年齡的隔閡,更不會出現在我們的車上,兩代人對流行樂的爭論。

美德威音樂旅行,是帶著音樂去旅行,也是去各地發現大家喜歡的音樂。無論是鋼琴還是薩克斯,在眾人的唇手間,演奏出共同的樂章。

美德威音樂旅行,是要所有擁有美德威鋼琴的音樂人,走出琴房、離開樂譜,去發現天地間的音樂符號。

音樂不應該是一種演奏、演唱的技巧,它還應該是心靈交流的催化劑,通過音樂進行心靈的交流,可以跨越時空。

編鐘是中國古代大型打擊樂器,編鐘興起于西周,盛于春秋戰國直至秦漢。1957年,在我國河南信陽城陽城址出土的第一套編鐘13枚,音樂家隨即用此演奏歌頌當代領袖的頌歌《東方紅》。這是用遠古的音奏現代的樂,是跨越時空的音樂。

西班牙作家豪爾斯·卡里翁寫了一本書《書店漫游》,這本書記述了一段書店與文學的尋訪之旅。可惜,在音樂的領域里,缺少一本音樂的旅行之書。美德威音樂旅行,恰好填補這個空白,正在書寫音樂的旅行之書。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