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體書店存在的意義

我們怎么看待一本書?將一本書讀完,它在會在我們的心里激起怎樣的漣漪?

豪爾赫每到一個書店,會買幾本書,那些書,多數是在積累知識,博爾赫斯筆下的富內斯(《博聞強記的富內斯》)是閱讀與記憶的佼佼者,讓我們看,更像是人體的百科全書。赫爾斯的閱讀,為他的寫作提供了素材、便利,所以才有了《書店漫游》里的書店以外的人物、事件,讓讀者體會到什么是信手拈來。

而多數人的閱讀,不是在有目的的積累某個方面的知識,讀書,是一種提高,具體到哪些方面,讀者卻是說不清楚。也許,這就是閱讀在沒有知識背景下,對人潛移默化的作用吧。

《書店漫游》中描寫的那些實體書店的質感,惹得心里癢癢的,那種感覺,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體會到了。最近這些時間,挑選書,一直是在網頁上進行的,打開網站,按索引從書的名字里去找“想買的感覺”,有的時候,也跟著網頁上的推薦,用鼠標將自己尋書的思路點向別的地方了。

一些有意向的書,被我放置在網頁的購物車里,那里已經攢下了我一年的閱讀量了。

周末,孩子的一節輔導課的老師請假,給我們留下了一個空閑的下午。遂帶著孩子去了新華書店。在門口的時候,孩子感嘆,好久沒有來過這里了。新華書店圖片

推門進入店內,店內的整體格局沒有變化,只是在書架的空隙里塞滿了更多的玩具即其它書以外的東西。空蕩蕩的大廳,沒幾個人。原以為是周末,應該有不少人。

在這家新華書店的東面,原來有一家面包店,也售賣咖啡與奶茶。面包房與新華書店是以玻璃隔開,留有一扇門,可以互通來往。玻璃墻還在,面包房卻消失了,原先掛在墻壁上面包與咖啡的誘人的廣告也被揭去,讓人感覺不到這里曾經是一家面包店。

還好,新華書店還在。

我所關注的幾個書架,是新星、三聯等幾個出版社的專類書,書的種類好像也沒有多大的變化,就跟昨天來看到過一樣。

站在書架上,我幾乎是按著書脊,一本一本的去找尋能讓我去抽出翻閱的書,這樣的書沒有幾本。其它的,在網上都見到過了。

在我的印象里,新華書店一直是以百貨大樓的方式存在著,幾個女店員與一屋子的書,保證了顧客的最低的閱讀體驗。那些店員,你能與她們交流的是還有新的書嗎?哪有能找到某本書,這一點就不如網絡上,只要輸入書名點擊搜索,那本書就送到你的眼前了。

豪爾赫在《書店漫游》里記述他問水石書店管理者詹姆斯的一個問題:

“水石書店的店員們與敦特書店的店員們分別是什么樣的呢?”

詹姆斯回答道:我的想法是讓他們越來越像。一個好的店員應該待人友善、喜歡文化,并且有能力把他對文化的喜愛傳遞給更多的人,要對書本有一份發自內心的使命感,還要精力充沛。

書商安東尼奧·拉米雷斯與馬爾塔·拉蒙內達、馬里貝爾·吉拉奧一起發表一篇題為《想象未來書店》的文章,或許只有在我們身處一個不可替代的空間里的時候,以下我說的情況才有可能實現:強烈的文化氛圍容納了紙質書的物質性;或者說,把書店當成一個真實的空間,在這里,在某一個美妙的時刻,有血有肉的人和被賦予了某些特征性、有分量的并且唯一存在的物品之間真正地相遇了。——摘自《書店漫游》

在現在的社會情形下,書不再是稀缺的物品,只要想要閱讀,可以直接去購買,而不用去租借。不稀缺,亦書不能再是冰冷的商品,它應該被賦予商品之外的其它價值。

恰相反,目前在實體書店漸行漸遠之時,那些特色的獨立書店卻又以另一種姿態回到我們的街道上,靠的卻不僅僅是現代化的裝修風格吧。

實體書店總有網絡書店不可替代的地方,一家書店,即是一家書與讀者的會所,那里有人情在,有人與人之間信息的傳遞,還有一種生活的態度。

書,不是工具的書,他是一個與人相通的心靈的媒介。懂我,有書,而不是我必要依靠某本書去獲得功利的價值。

你進入書店,想要得到什么?單純的找一本書?那不如網絡書店更便捷一些。閱讀,不是很多人說要靠毅力才能堅持下去的嗎?讀書,在一種由情感營造的氛圍里,不是更簡單嗎?

逛書店,依然不是大部分人的生活的一部分,我們將逛書店,依然當當作是朝圣。不如,更隨意一些,就像飯后去逛街一般,那么,書店經營起來還是難事嗎?2019.01.06


嶗山茶

嶗山茶購買微信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