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茶的耐心 我與茶的故事

去新華書店的時候,見到一本書,書名是《歷代茶詩集成》,伸手從書架上拿下來,翻開書頁,發現頁碼從八百多頁開始,恍然大悟,原來《歷代茶詩集成》不是獨本,而是一套。合上手上的書,在去書架上看,果然,一套三本。

《歷代茶詩集成》字跡較小,內載詩篇也都完整。我不禁感嘆,作者是何等的耐心,能收錄如此之多的與茶有關的詩篇,寫成集合了這么多詩篇的書,一定是仔細研讀了很多的古今的著作吧。作者的耐心,可真夠強大的。

我想,書的作者是喜歡喝茶的人,否則也不會以“茶”為題來著書;書的作者一定是喜歡喝茶的人,只有喝茶的人才會有這么大的耐心。

看著書架上的這套《歷代茶詩集成》,有那么一刻將之買下,可又想,我有那么大的耐心讀完這本書嗎?思量再三,還是放棄了這個想法,如其買回書不讀,不如留在這里,讓一個更有耐心、更有鉆勁的讀者去研讀吧。讀者與書,也要看緣分的。不知道,當這套圖書被真正的讀者買去的時候,他是否會知道,曾經也有一個喜歡喝茶的人在書架旁為這本書而猶豫呢?也許,書會告訴他吧。

喝茶,特別是喝功夫茶,是需要很大耐心的,如果用解渴的方式去對待茶,十有八九是喝不到茶的精髓的。

還是在新華書店,有一個區域是賣文房四寶的,一次,在那里聽到老板對一個想學書法的小姑娘這樣說:

今天有個顧客過來咨詢學書法的問題,從他的言談里,我能感覺到這個人是個急性子的人,有這種脾氣大人,恰是不適合學書法的。

如果說“心靜”能夠學書法的話,那么,一個急脾氣的人是否能在書法中將自己的急脾氣磨的沒有棱角呢?對于書法,我是不懂得。我還是回到我所喜歡的茶上來吧。

喝茶,也是需要平心靜氣的,急脾氣的人,泡不好茶,也品不得茶;品茶,卻可以讓一個急脾氣的人歸于平靜。這是茶的魅力所在。

我時常在行事大大咧咧的人的辦公室里見到整套的茶具,或自己,或與朋友,按照茶的要求,一招一式的侍奉著茶。一個月、兩個月,一年、兩年……只要茶具依然留在原處的,那就證明,人被茶征服了。人也會變得平和起來,這就是品茶的作用。

外人評品茶是矯揉造作,這是對品茶的誤讀。在大家喊著“儀式感”的時候,卻會忽略別人的儀式感、茶的儀式感,一沖一泡,正是愛茶人對待茶葉的儀式。

天下萬物,各有秉性,順治得之,逆之失之,我們想要茶的精髓,所以,在茶上會下一番苦功夫,功夫不負有心人,我們得到了茶。沒有在茶里下功夫的人,當然體會不到這種心境。

時常,我們到一個風景秀美的地方,我想,多數人不會想到來一杯酒,照大家的心思,在那樣的情境里,如果有一壺茶,最合適不過了。

茶,需要去讀去品,它不是靠濃烈的味道俘獲你,你得有足夠的耐心,從細細品味里感知它。2019.1.14


博主的微信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