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茶,不怕天寒地凍

《寒夜》宋代杜耒

寒夜客來茶當酒,竹爐湯沸火初紅。

尋常一樣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

譯文:冬天的夜晚,來了客人,用茶當酒,吩咐小童煮茗,火爐中的火苗開始紅了起來了,水在壺里沸騰著,屋子里暖烘烘的。月光照射在窗前,與平時并沒有什么兩樣,只是窗前有幾枝梅花在月光下幽幽地開著,芳香襲人。這使得今日的月色顯得與往日格外地不同了。

可能是天性,當一個人在寒冷里呆了太長時間后,首先想到的是找一碗熱湯喝。在我們迎接從寒冷中走來的人的時候,也會先遞給他一碗熱湯,讓他暖暖身子。

可是,在平時,手邊并沒有那么多的湯,無論是菜的湯還是糧的湯。我們卻有茶湯,輕而易舉就能得到的湯。

城市的改造,將火爐給改造沒了,僅剩下暖氣、空調,它們給了我們更周全的溫暖。有的時候,依然懷念有火爐的時光,普普通通的路子,用煤做燃料,爐子上總是有一把燒水的水壺,水壺里倒出用不完的熱水。幾個人圍爐夜談,喝著茶的話,才能減輕一些熱水太多的壓力。

在老家的屋子里,我給自己留了一個火爐,這個爐子只有我在用,用的時候也不多。

窗外的大風,在努力的將樹梢最后一片葉子扯去。呆在屋里的人,看到外面的風,也不禁會縮一縮身上的衣服。其實,屋里根本不冷,只是觸了景生了情。

人,有的時候希望享受一下孤獨,有的時候卻也耐不住寂寞。

拿起電話,問東李茶葉市場的老李,是否在店里,我想去討杯茶喝。老李也是寂寞難耐,說能有人陪他喝茶,是他無限的榮耀。

驅車前往。

老李是福建人,在東李茶葉市場經營茶葉生意多年,他熱情好客,喜歡廣交朋友。認識老李,是因為一個摔壞的茶杯。

一天,去東李茶葉市場閑逛,走到一家店前,店內不僅出售茶葉,還有各種茶具。在一個茶杯前,我停住了腳步,拾起茶杯,仔細端詳。正在這個時候,一個巨大的倒塌聲從店內傳來,這一聲響,將我手中的杯子打落,掉在地上,碎了。循著聲音,我看到是坐在桌前的老板從椅子上掉在地上了。顧不得摔碎的杯子,轉身去扶。

老板體積太大,壓塌了椅子,跌落在地上,空間狹小,一時起不了身。我一把將老板拉起。

老板一邊道謝,一邊埋怨椅子的質量差。

沒有其它的物品被損壞,只是毀了一把椅子。收拾停當,我向老板道出杯子的事,不忘加上是老板掉地驚嚇掉的。老板受了我的恩,不好意思賠償,右手一擺,說沒事。

當我領著老板去看那只杯子時,老板可能后悔自己的大方,那只杯子真是不便宜。說出的話,潑出去的水,做生意得講這個。

為了做一個補償,我時不時的去老李的店里逛逛,順手也買點力所能及的東西。

一來二去,我們倒成了朋友。老板姓李,我稱他為老李。

當我走進老李店里的時候,老李正在收拾貨架,見我進去,他頭也不抬的說,水是熱的,桌上有茶,自己泡。我剛想過去幫忙,老李拿根破毛巾擦著手從貨架里鉆出來,說只是拾掇一下,沒大活。

泡茶的手藝,還是老李的好,雖然我偷學他不少,卻總也趕不上他。老李說我是心急喝不了好茶。

這次,他給我泡的是大紅袍,新進的貨,讓我嘗嘗。

水、茶具,在老李的手里翻飛,最后,一條晶瑩剔透的墨紅色茶的流從紫砂茶壺里注入茶杯,人,頓覺溫暖起來。

其實,天寒地凍并不可怕,只怕人心涼了。可是,有了朋友,人總會覺得暖暖的。在三九天,能與好友盤腿喝茶,就是最好的時光。


博主的微信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