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飯食

晚飯要一個人吃,不準備開火,到外面對付一點就行。

吃什么,一直是一個不好解決的難題。我努力搜索著腦中記著的樓下那些飯館,在遠一些的,去的路,也讓人為難。

在小區門口的馬路對面,有一家拉面館不錯。通常,面條類的食物一直是我解決時間問題的飯食。

面館里的人不多,只有兩桌,一桌已經吃上了,另一桌如我一樣,也在等著上面。

專門的面館,面上的也快。我要的是刀削面,我喜歡刀削面的勁道。

吃了不幾口,面館涌進三個人,坐在桌旁,各自要了自己的飯食。最先上來的是牛肉炒面,點它的小伙子并沒有立即吃,他在等著同伴的蛋炒飯。這不是處于禮貌的等,是小伙子看到牛肉炒面里有辣椒,他不能吃,有痛風。

同伴的蛋炒飯上到桌上,先前的小伙子非要與同伴交換。同伴顯然不想與他換,說,我就是喜歡蛋炒飯,其它一概不想吃。

有痛風的小伙子沒有辦法,守著自己的牛肉炒面,仔細的將里面的辣椒挑揀出來。吃到嘴里,說還是有點辣。

看《舌尖上的中國》,被上面的各民族美食給饞得流口水,其實,能流出口水,也一般是在飯錢,假如是在飯后看的話,也就沒有什么感覺了。

人就是這么奇怪,在酒足飯飽之后,任人間美食也不足以打動,即便肚子里吃進去的全是普通的饅頭。

人對食物的欲望,多數時候是饑餓感,同樣的饅頭,在不同的時候吃,味道是不一樣的。有的時候,我們看電影,劇中演員爭強一個饅頭,我們卻不容易被饅頭吸引,那是因為搶饅頭的饑餓感不容易通過銀幕“傳遞”給觀眾的緣故。如果看電影的時候,肚里鼓聲如雷的話,那就要恨不得伸手去搶了。

吃飯,有簡單的小抄,也有費時費力的硬菜,他們的區別是什么?價格?營養?還是面子?

營養吃的多了會過剩,甚至變成病;久不飯飽容易危及生命,吃到剛剛好卻也不容易,總有人管不住自己的嘴。

吃飯,也是生活的修行,簡單,也不簡單,餓了,就要吃,吃什么,為什么吃,都是吃的問題。吃是饑餓的節制的欲望。為了滿足這個欲望,我們賦予吃所有的人類社會的特點,比如吃的技巧,吃的文化,還有吃的財富、地位等。

《瓦爾登湖》,超驗主義者梭羅給我們上了一課,維持人的生命需要多少食物。其實不多。

回到旁邊飯桌上這位得了痛風的小伙子身上,之所以得痛風病,是因為吃多了海鮮。也許,在他大口咀嚼海蟹魚蝦的時候,真真正正的滿足了味覺,享受了財富帶來的在食物上的快感。而終究卻回到了只能吃幾樣簡單的飯食上,比如同伴的蛋炒飯。

原來,食物也還是不一樣的。有的能吃,有的不能吃。

在談喝茶的時候,我們會說,不同的茶適合不一樣的體質,那么,飯食呢?也一定有這樣的秉性。

吃什么?適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嶗山茶

嶗山茶購買微信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