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里有座終南山

用一天的時間攆出一本書,一個叫二冬的,在終南山租了一處民房,在那里度過了五年的時光。五年的時間,寫了兩本書《借山而居》和《鵝鵝鵝》,我讀的這本是《鵝鵝鵝》。

并不能說二冬有優美的文字,卻為我們打開一種生活的方式,那是一種讓很多人魂牽夢繞的方式。只不過,一般人很難下定決心,就去過那樣一種生活。我等凡塵俗世的人,只在塵世里忙忙碌碌。

山里的生活,千千萬萬的人就在那樣一種生活狀態下過活,只是沒有人寫出來,可能也寫不出來。
這個時候,我們反觀二冬的終南山生涯,卻像一個工作,就如《楚門的世界》里楚門之外的所有人,就像是窺探被人生活。但也不是窺探,那就如一本小說,讀者很容易將自己身臨其境進小說的情節里。在二冬所呈現出來的終南山生活,大家正是也在想象著自己也在過那樣的生活。

這就像大家看英雄的電影,很容易將自己想象成英雄一樣。

想象,是另一種身臨其境,有了二冬的終南山生活,有了大家的各自想象,那就如一種不用親臨的釋放,是思想上的緩解。

緩解什么呢?

緩解所有生活中的不快。

關注二冬的借山而居,是心里的共鳴,與二冬的共鳴,與終南山生活的共鳴。

二冬的那座終南山,是很多人主動放棄的,是大家在生活里摸爬滾打的拼出去的。其實,我們有了自己的追求。

魚和熊掌不能兼得,每一次選擇的權利都在我們的手里。即使內心裝著終南山,那也是另一座山。

生活有本來的質感,真心的對待它,它依然會還一座終南山給我們。

終南山很無聊,也很瑣碎,我們見到的也只是好的一面,其實,我們已然知道,終南山還有很多其它的東西。

瓦爾登湖畔,有梭羅,也只有梭羅,我們的生活里卻不只是自己。我們有內心的獨白,寫出來,畫出來,不見得要做出來。2019.2.5


博主的微信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