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的瓶頸

今天在微博看到一個問答:遇到寫作的瓶頸怎么辦?

也許提出這個問題的人是專業的寫作者,不像我等,借著網絡的便利,信口開河的自言自語幾句話。所以,寫作的瓶頸根本不會遇到的。

平時,看似很多人不寫文章,其實,每個人或許都在寫文章。大家都有一個傾訴的愿望。見到一些事物,總要發表一下看法的,想到了,動手就可以寫下來。

不過,不一定會以文章的形式,有的時候在微信、微博里,我們不是也會對某些分享的東西進行評論嗎?細算下來,這些評論出去的文字,也不再少數,只是大家懶于去整理罷了。

也許,沒有會回過頭去看自己在別人身上的評論,評論就這么一直向前推進。那些評論,或許我們可以稱之為新時代的詩歌吧。

寫作,可以是職業的事,可以是業余的事,也可以是隨便的寫幾筆的事。寫,就是一種總結。是自我的總結,沒有任何人會檢查你是否“總結”了,這在心里壓力上有了很大的自由度,寫作是我們自己的事。

在一些人的方法里,有多對閱讀這么一招。這不失為一個好的方法,但我總覺得,書上、寫出來的,總歸要回歸到“做”這么一個實際的行為上的。不如,我們將寫,先轉化為做,專門寫做出來的事。就比如《鵝鵝鵝》的作者張二冬,去做了一件事,然后記錄下來,就有了寫的素材了,而且不是憑空抽象出來的,是實實在在的事情。

討論一些理論性的東西,總會遇到瓶頸,純理論的事情,也只是很少一部分人會看,我們要記錄的是豐富多彩的生活。

很對人覺得自己的生活平淡無奇,細心一點的話,你總會發現,你把生活過成了一鍋粥。我們的生活,比你認為的要美好的多。

春節的時候,去親戚家拜年,聽說周圍進入拆遷的范圍了,看著那些因為經濟滯后留下來的老房子很快要拆掉,得了一個空當,我鉆進胡同里,拍了一些我正在研習的畫面。這種拍攝就是我喜歡做的事情,我把這件事寫下來,就是我的習作內容了。

當然了,攝影是我的一個愛好,我對它的愛要強于寫作的,用筆寫我喜歡的事情,是與攝影同等的喜好了。

很多人看到寫文章的人,一定會說這是些有文采的人。我也遇到過,可是,我并沒有什么所謂的文采,我只是在寫流水賬,只不過我做的事情比較有去罷了。他們可能只關注與文字里記敘的東西罷了。

這就是寫作。那種純用文字堆砌的文章,我本身也不太喜歡讀,一來沒有內容,而來也理解不了那些字句。讓人讀不懂的文章,不如不讀。

今年的春晚,抖音打廣告了。

這讓許多人不爽。覺得抖音是低俗文化。我以前也是這么認為的,直到我認真的看了半宿。

抖音是一種文章的表述形式,不需要文化層次、學歷就可以書寫的語言。當文字只局限于文字的時候,寫作是小眾的特權。后來,隨著互聯網的開放,各種書寫的方式都開放了,就讓更多的人有了書寫的可能。而有些人依然沒有自己可用的方式。
抖音是一種新的方式,不需要文字,不需要技術,它只是最簡單的書寫工具。所以,抖音火了,火在了受眾群體太大了。原來,被文字擋在寫作之外的人是那么多。

一次,跟一個朋友談古詩詞文化。說現在很少人喜歡這些。不是大家不喜歡,是因為大家不懂。為什么不學習呢?大家需要學習的東西太多,不會只盯著古詩詞不放的。再說了,古詩詞這些陶冶情操的東西,不是餓出來的,它還不足以讓人解決溫飽問題。

抖音的視頻,是一種娛樂,最低限度的娛樂。人需要娛樂,就像春晚,自開辦以來,就沒有缺過相聲與小品。

即便是說抖音是低俗文化,那也是因為抖音的受眾沒有接受正規的美學培養的結果。不過,我在那里發現不少美的東西,是關于人的純真的美。


嶗山茶

嶗山茶購買微信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