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線以下城市

二線以下城市在微博里看到一個問題,是題主教別人的父母(高齡)賣掉縣城的房子去投奔大城市的孩子。

我想說的一個問題是,難道就這么輕易放棄在縣城的所有嗎?

人是有感情的,包括對人、對物。從以后的發展來看,的確賣掉縣城的房子去大城市是家庭發展的一個環節,而我們同時也要看到,成城市反而并不是大家的最終目標,很多人其實在心里埋藏著一個落葉歸根的心理的,特別是隨著年紀的增長。

城市化進程,讓許多方便的農村變為城市,人們離土地越來越遠,人與泥土的距離變為水泥的厚度。
多少人夢想有一個帶小院的平房。然而,能夠接觸到的平房越來越少。

在我的老家,平房的出租是供不應求的。我很慶幸,老家沒有拆遷,我依然可以回去享受真正的田園生活。每當我說起回老家的時候,別人是那么的羨慕。

過年去給親戚拜年,知道那里要拆遷,許多房子的建設都停止了,如果沒有拆遷這個事的話,我想許多的門前屋后會被種上一顆果樹,或者某一面墻會被修葺一新,但,等拆遷的機械趕赴過來的時候,這里將被夷為平地,只有滿眼的碎磚破瓦。一個村莊也就結束了他所有的歷史印記。

城市人喜歡鄉村的環境,特別是一些有點姿色的地方。除了會被限制添置房屋外,那里一把也會被禁止修葺房屋。一些外地的人會垂涎于那里的環境,想方設法在那里租置一套民房的。

這種租來的,也只是暫時的。

一些村子里的房屋,一輩一輩的傳下來,雖然有些破舊了,但正是這種破舊,讓房子有了古韻。《碧山:民宿主義》中,那些租房建民宿的人,總在想方設法的保持建筑的原有味道,而不是添置一處現代化的時尚旅店。

一個地方的文化,之所以能稱得上是文化,其實是一種歷史的傳承。在慢慢的歷史進程中,一點一點的積累下來的。而這些長年累月的積累,遇到拆遷,所有的都將化為泡影了。

這是非常可惜的。

作為鄉村的人,都是希望搬到高樓大廈里去的,不僅有明亮的落地窗,還有城市的氛圍。

那只是一時的新鮮罷了。多年以后,那些人仍會懷念平房的時光的。

在每年的春節時,總有人會感慨年味的問題。年味即是一種文化,當我們在某處單元房里,吃著豐盛的年夜飯,看著換談不換藥的春節聯歡會的時候,是否能體會的到年味呢?當然,也包括我們的下一代,當他們成長起來后,會如何評價兒時的春節呢?是有年味?還是沒有年味。

我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如何能回到故鄉去。

當我們在城市里安了家,有了愛著的家人時,是否就真的安家了呢?這對我來說,是一個很難回答的問題。回老家,我們稱之為回家,回那套單元房,也說是回家,到底哪里是家?

給孩子報戶口,有個籍貫一項。不知該如何填。后來知道,籍貫是跟著爺爺的出生地來填的。孩子現在在地域的歸屬上,與籍貫卻沒有太大關系,除了回爺爺家。

大城市的確讓人向往,在那里,能夠享受所有的便利。可是,人總不是只追求便利的。總會有一種鄉愁的東西,當有一天,真的在故鄉里沒有一點牽掛的時候,就變為真正的游子了。2019.2.7


嶗山茶

嶗山茶購買微信

二線以下城市》上有2條評論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