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年

有些人說,現在的年味越來越淡了。

年味哪里去了?

很多人說的年味,不是物體散發出來的味道,不是幾個傳統的年的文化活動。年味,其實是人味兒。

在春節前,幾個同事在有限的春節假期里安排了外出旅游的活動。我挺納悶,難道過年不用去走親戚嗎?果然,我發現了這個特點,其實,現在的人面臨的是親戚荒,不再是七大姑八大姨,也就可以節省出很多的空閑時間出來。

有時候,在過年的時候,要約幾個同學聚一聚,電話一打,不是在親戚家,就是在去親戚家的路上。與一些朋友聊起來,那親戚的陣容真是不一般的強大,要不說過去說“正月”,那的確是在一個正月都在走親戚。

大家對過年走親戚,特別是年輕人,都頗有微詞,說白了,也是因為一年到頭,沒有生活上的交割,大家都在各自的軌跡上,生疏了。

以前,人口的流動性小,大家悶在一個小區域內,真是抬頭不見低頭見的,總之是有生活交織的,感情上也算是濃厚一些。

現在,社會的帶動,開始用通訊工具拜年了。一個電話,甚至是在微信里群發一下,就算是拜年了。時間長了,一個人也就變成了一個數字符號。這還比不上游戲上的一個賬號,一個名字,一個形象,還有一起玩游戲所了解到某個操作賬號者的實際的生活上的點點滴滴。人,把自己的情感傾注到一個數字形象上了。

電影《阿凡達》,一個實際的人,一個虛幻的外星人物,對于實際的人來說,他的周圍的人,認同這個實際的人;在外星人面前,那個虛幻的人物是它們的認同。哪一個是真實的?坐在電影屏幕前的我們,也會迷惑。也許,我們會認同那個虛幻的人物吧。因為我們更了解它。

虛幻的東西,很容易讓人迷惑,陷入其中。現在很對人真的陷入其中了,比如,在微信里談天說地,一旦見了面,卻無法交流,那是因為兩個人通過幻想,給對方虛設了一個形象,只有符合這個虛設的形象,才會產生共鳴。

這種情形是時代發展帶來的,是這個時代的特點,那么,我們是否就應該被淹沒在這種時代的數字化當中呢?

有一個時間段上的人,經歷過數字化前與數字化的當時,可能對兩個時代進行對比,那么,完全成長與數字化時代的人,該如何去對比呢?他們是否會誤以為數字化就是真實的世界呢?

這是很有可能的。

通訊的發達,不僅將人的形象數字化,生活里的許多事,都在向數字化靠近,人類活動慢慢的被數字化了。其實,生活本身不會被數字化,可為了數字化的完成,我們改變生活去滿足數字化的格式,這才是讓人擔憂的問題。

數字化,其實是將生命的格式化,我們在以個體的標準看待自己的生活的時候,而實際上,更多的個體是在朝著一個共同的方向,以標準的步伐前進。大數據的結果,告訴我們的,其實就是這個現象的問題。

在我國,幅員遼闊,有了各個地域上的獨特文化,每個地域上的人,是對自我文化的認同。現在呢?一種流行文化生產出來,很快就會被復制到幾乎每個地方。文化,也沒有了差異性了。

一個人能有100個點子嗎?不能!可是,一百個人卻可以有100個想法。一百個想法,以復制的手段來做,最終會匯聚到一個上面。另外的九十九個就湮沒了,也就沒有了差異性了。2019.2.9


博主的微信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