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嶗山二龍山(曉望)隱居

看到來我們嶗山二龍山隱居這個問題的時候,我著實吃了一驚,什么時候,我們嶗山二龍山(曉望)成了隱居的圣地了?

提到隱居這個詞,我立刻聯想到終南山,據說在那里隱居的術士有很多。再加上各種故事的渲染,終南山的確充滿了神秘的色彩,對于那些想要靜怡心靈的人來說,去終南山隱居,變為一個夢想了。

在我手頭有一本書《鵝鵝鵝》,寫的是一個叫張二冬的人在終南山租了一處民房,過上了山村的生活。張二冬在《鵝鵝鵝》之前,還有一本寫終南山生活的書《借山而居》。在《鵝鵝鵝》中,張二冬即表示,他并不喜歡隱居這個詞,他只不過是在終南山過山村生活。

關于什么是隱居,我特意去百度差了一下,它是這么說的:

隱居的意思是退居鄉里或鄉野,深居不肯出仕。

我不知道只有“不肯出仕”才能稱得上是隱居嗎?
在中國歷史上,也有許多隱居的例子:

東漢隱士嚴光(生卒年未詳),一名遵,字子陵,余姚人。東漢建武元年(25),劉秀即位為光武帝,嚴光乃隱名換姓,避至他鄉。劉秀思賢念舊,令繪形貌尋訪。遣使備車,三聘而始至京都洛陽。劉秀至授諫議大夫,不從,歸隱富春山(今桐廬縣境內)耕讀垂釣。80歲卒于家。詔郡縣賜錢百萬、谷千斛安葬,墓在陳山(客星山)。以“高風亮節”名聞后世。
但是,我還有個疑問,那些生于鄉野的山人是不是隱居的一種呢?也許,真的是有仕的機會卻不要才是隱居吧。

現在我們談論隱居的話題時,意義有了更多的外延,多數是說不在大城市里生活、工作,歸于田園,也說是隱居了。

所以,有人想來嶗山二龍山隱居,也是這么一個問題了。

嶗山二龍山位于青島市的東花園——王哥莊街道,因為有嶗山山脈阻擋,真的像是一塊世外桃源。也因為這里大力發展旅游,自然環境好,能夠吸引人有想來隱居的想法,也很正常。

要來嶗山二龍山隱居,必然要有一處居所,所以,嶗山二龍山山腳下的曉望村成了租住民居最好的選擇。其實,曉望村的民居已經很搶手了,往往是一房難求。有售房的說前一家買房的想到別處看看,回過頭來再來的時候,房子已經買了,這個話題用在曉望村的租房市場上一點也不為過。

曉望村位于嶗山二龍山山腳,喝嶗山二龍山的水,空氣清新,生活便利,再加上村里的物業管理到位,生活水平也是不低的。先不說隱居的高雅話題,即便是租處房子打理一下,周末的時候過來住兩天,也非常的愜意。

來曉望村租房的房客,不僅有本市的人,許多市外,甚至是省外的房客也慕名而來。房客多可不是自我吹噓,是大家體驗的好才有的結果。

所以,來嶗山二龍山(曉望村)隱居,并不是奢望。2019.2.15


博主的微信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