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書裝點門面

大家說現在閱讀的人越來越少。在微博里有一個話題,問紙質書會不會消失。現在,所有的問題都指向了閱讀與紙質書,包括書店的生存空間等問題。可另一個問題卻挺奇怪的,一些咖啡店或者其它一些商店,會在高大的書架上擺上基本書裝點一下門面。如果你真的去翻閱那些書,實際上,那不過是一些印了書皮的紙盒子罷了。

可如果閱讀與紙質的書沒有了受眾群體了,這些道具還能吸引人嗎?

周末的時候,在一家商場遇到一家新開的書店,這家書店與麥當勞、必勝客在一起。對于喜歡讀書的人來說,遇到書店還是很令人歡喜的。

進到書店,在一個很局促的空間里,擺著兩排的書架,書架的一頭是一張橢圓形的書桌。書架的書,多數未開封,可是在書架上掛著警示牌:開封相當于購買。我來回走了一圈,幾乎沒有找到開封的。其實,這顯然是告訴你,不買不要動。

書店里的書,如果不能閱讀的話,書店也就失去了它的意義了。我并不認為誰會通過手機、電腦找到一本書后,再跑大老遠去一個書店尋找這本書的。所以,我認為,這家書店的書,其實是道具。

在這家書店里逛一圈,果然如我所說,書店里更大的面積在做其它的經營活動:幾張喝奶茶的桌子、桌上的擺件、筆、本子、成堆的玩具。如果一個家長帶著孩子來這家書店的話,就像帶著孩子去了超市里的玩具區。

在書與玩具之間,對孩子來說,還是書的誘惑大一些。

在這里,商店的老板,用基本有限的書,布了一個書店的局,以書店為噱頭,實際上是在賣書意外的東西。

這讓我想起孩子學校里征訂雜志,孩子們照著彩色宣傳單上去“找”自己喜歡的雜志,而喜歡是建立在隨雜志贈送的玩具上。也就是說,孩子對雜志根本為所謂,只要將贈送的玩具拿到手即可。

書及書店為什么那么有用呢?我覺得,雖然真的如大家所說,現在讀書的人少了,可是大家的讀書情結依然存在。讀書的情結也就是讀書的潛在需求,之所以還沒有人讀書,是那些人覺得某個條件還沒有達到。這個條件,可能是客觀存在的,也可以是自己想象的。

所以,在讀書上,我們缺少的是一個讀書氛圍。當一個氛圍慢慢變淡的時候,就會越來越淡。社會上很多人在呼吁讀書,卻僅僅是呼吁,并沒有親身去帶動大家讀書。就像有些所謂的藝術人士,談到大家的藝術欣賞能力,往往對別人是一番挖苦,卻并沒有在教別人如何欣賞美上有任何的行動。

閱讀,需要一個群體,而且是一個有行動的群體,用群體的力量帶動大家來讀書。2019.2.24


博主的微信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