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筆記:尋找記憶

給出發找一個理由,這個理由是與大家在一起回憶小時候的事,可是現在能夠留下的只有記憶了,曾經玩耍的許多地方,都被拆拆建建的,沒有了原來的蹤跡,這就成了我旅行的理由了,我要去一個與記憶里差不多風格的地方,去山寨的感受一下曾經的記憶。景點遍地都是,想要找一個與記憶類似的地方,是不太容易的,不過這難不倒萬能的網友,在將我記憶力的模樣描述出來后,很快的就有了回音,這個地方在山東的一個小縣城里還保留著那個時期風格的建筑,只是數量不太多了。

趁一個假期,乘坐便捷的長途汽車就出發了,這次的目的地不是旅游景點,而我的旅行恰類似于一次出差,我要去尋找的是八十年代的老機關樓或者是廠房,木頭門,水泥的或者石粒的墻面,三四層的高度,這是我小時候隨處可見的、經常出入的,現在都被換成了時尚的、舶來的高樓大廈,現在殘存下來的,也只能說是殘存下來的,只有只磚片瓦了。安頓好了住的地方后,帶一瓶水順著服務員的指引,來到這次的目的地,這條街上的8、90年代的建筑如同靠著南墻根曬太陽的老人一般,靜靜的矗立在那里,四周拔地而起的新型建筑慢慢的吞噬著這里,或許在一夜之間,這些當年立下汗馬功勞的建筑就會在機器的轟鳴中被拆解掉,然后填到某一座建筑的做地基了。

當年,這些樓房里每天穿梭的少男俊女,現在也已經是滿頭的白發了,曾經期望在這樣的樓里接替父母的理想也隨著這些樓房的拆除、閑置而煙消云散,“我們工人有力量”似乎還回蕩在樓宇間的院落里,工人這個詞,現在已經沒有了先前的含義,由農民、工人合并為了農民工。這不是一個職業的身份,有了這個身份,也就沒有了職業的身份。

我對這些樓房記憶的理解,那是一個似家非家的地方,進得樓里勞作,卻沒有生活與工作的完全割裂,是一個組織的上的家,工人的小家里有點雞毛蒜皮的事,首先想到的是找廠里的領導,而且還挺管用的。如果現在這里被一座現代化的辦公樓代替的話,樓里的人每天匆匆忙忙的來到這里,做夠了時間,夾著手提包趕回家,像是兩個空間的人。

站在樓的門前,那種自動閉合的木頭門,用手輕輕的推一推,還能用,只不過沒有當年的力道了,就如同這扇門一樣,當年樓里造出來的東西都是耐用型的,也許現在一些地方還有余下的物品在繼續被人使用著,不想給它們打上商品的名字,商品用在它們的身上就是貶義的了。

當初這些樓房建造的時候,可不曾想到它們只能存在于世間只有幾十年的世間,輕輕撫著墻面,那分明是做好了沖擊百年建筑的準備,抵抗得了自然的風吹雨淋,卻躲避不了機器的轟鳴,這就是這些樓房的命運。如果再不抓緊看幾眼,留幾張相片的話,就真的沒了。2016/2/6

旅行筆記:尋找記憶》上有1條評論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