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經 第十五章

  

道德經 第十五章

[原文]

古之善為道者①,微妙玄通,深不可識。夫不唯不可識,故強為之容②;豫兮③若冬涉川④;猶兮⑤若畏四鄰⑥;儼兮⑦其若客⑧;渙兮其若凌釋⑨;敦兮其若樸⑩;曠兮其若谷⑾;混兮其若濁⑿;孰能濁⒀以靜之徐清?孰能安⒁以靜之徐生?保此道者,不欲盈⒂。夫唯不盈,故能蔽而新成⒃。

[譯文]

古時候善于行道的人,微妙通達,深刻玄遠,不是一般人可以理解的。正因為不能認識他,所以只能勉強地形容他說:他小心謹慎啊,好像冬天踩著水過河;他警覺戒備啊,好像防備著鄰國的進攻;他恭敬鄭重啊,好像要去赴宴做客;他行動灑脫啊,好像冰塊緩緩消融;他純樸厚道啊,好像沒有經過加工的原料;他曠遠豁達啊,好像深幽的山谷;他渾厚寬容,好像不清的濁水。誰能使渾濁安靜下來,慢慢澄清?誰能使安靜變動起來,慢慢顯出生機?保持這個“道”的人不會自滿。正因為他從不自滿,所以能夠去故更新。

[注釋]

①善為道者:指得”道”之人。

②容:形容、描述。

③豫:原是野獸的名稱,性好疑慮。豫兮,引申為遲疑慎重的意思。

④涉川:戰戰兢兢、如臨深淵。

⑤猶:原是野獸的名稱,性警覺,此處用來形容警覺、戒備的樣子。

⑥若畏四鄰:形容不敢妄動。

⑦儼兮:形容端謹、莊嚴、恭敬的樣子。

⑧客:一本作”容”,當為客之誤。

⑨渙兮其若凌釋:形容流動的樣子。

⑩敦兮其若樸:形容敦厚老實的樣子。

⑾曠兮其若谷:形容心胸開闊、曠達。

⑿混兮其若濁:形容渾厚純樸的樣子。混,與渾通用。

⒀濁:動態。

⒁安:靜態。

⒂不欲盈:不求自滿。盈,滿。

⒃蔽而新成:去故更新的意思。一本作蔽不新成。

 [引語]

這一章緊接前章,對體道之士做了描寫。老子稱贊得“道”之人的“微妙玄通,深不可識”,他們掌握了事物發展的普遍規律,懂得運用普遍規律來處理現實存在的具體事物。也可以說這是教一般人怎樣掌握和運用“道”。得“道”之士的精神境界遠遠超出一般人所能理解的水平,他們具有謹慎、警惕、嚴肅、灑脫、融和、純樸、曠達、渾厚等人格修養功夫,他們微而不顯、含而不露,高深莫測,為人處事,從不自滿高傲。本章里“蔽而新成”四字,有的版本作“蔽不新成”,這樣,含義就迥然相異,前者解釋為去故更新,后者則是安于陳舊,不求新成的意思。本書取“蔽而新成”,大致符合上下文意。

 [評析]

“道”是玄妙精深、恍惚不定的。一般人對“道”感到難于捉摸,而得“道”之士則與世俗之人明顯不同,他們有獨到的風貌、獨特的人格形態。世俗之人“嗜欲深者天機淺”,他們極其淺薄,讓人一眼就能夠看穿;得“道”人士靜密幽沉、難以測識。老子在這里也是勉強地為他們做了一番描述,即“強為容”。他們有良好的人格修養和心理素質,有良好的靜定功夫和內心活動。表面上他們清靜無為,實際上極富創造性,即靜極而動、動極而靜,這是他們的生命活動過程。老子所理想的人格是敦厚樸實、靜定持心,內心世界極為豐富,并且可以在特定的條件下,由靜而轉入動。這種人格上的靜與動同樣符合于“道”的變化規律。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