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經 第二十章

 

道德經 第二十章

[原文]

唯之與阿①,相去幾何?美之與惡②,相去若何?人之所畏③,不可不畏。荒兮④,其未央哉⑤!眾人熙熙⑥,如享太牢⑦,如春登臺⑧。我⑨獨泊兮⑩,其未兆⑾;沌沌兮⑿,如嬰兒之未孩⒀;??兮⒁,若無所歸。眾人皆有余⒂,而我獨若遺⒃。我愚人之心也哉⒄!俗人昭昭⒅,我獨昏昏⒆。俗人察察⒇,我獨悶悶[21]。澹兮[22],其若海;?兮[23],若無止。眾人皆有以[24],而我獨頑且鄙[25]。我獨異于人,而貴食母[26]

 [譯文]

應諾和呵斥,相距有多遠?美好和丑惡,又相差多少?人們所畏懼的,不能不畏懼。這風氣從遠古以來就是如此,好像沒有盡頭的樣子。眾人都熙熙攘攘、興高采烈,如同去參加盛大的宴席,如同春天里登臺眺望美景。而我卻獨自淡泊寧靜,無動于衷。混混沌沌啊,如同嬰兒還不會發出嘻笑聲。疲倦閑散啊,好像浪子還沒有歸宿。眾人都有所剩余,而我卻像什么也不足。我真是只有一顆愚人的心啊!眾人光輝自炫,唯獨我迷迷糊糊;眾人都那么嚴厲苛刻,唯獨我這樣淳厚寬宏。恍惚啊,像大海洶涌;恍惚啊,像飄泊無處停留。世人都精明靈巧有本領,唯獨我愚昧而笨拙。我唯獨與人不同的,關鍵在于得到了“道”。

 [注釋]

1、唯之與阿:唯,恭敬地答應,這是晚輩回答長輩的聲音;阿,怠慢地答應,這是長輩回答晚輩的聲音。唯的聲音低,阿的聲音高,這是區別尊貴與卑賤的用語。

2、美之與惡:美,一本作善,惡作丑解。即美丑、善惡。

3、畏:懼怕、畏懼。

4、荒兮:廣漠、遙遠的樣子。

5、未央:未盡、未完。

6、熙熙:熙,和樂,用以形容縱情奔欲、興高采烈的情狀。

7、享太牢:太牢是古代人把準備宴席用的牛、羊、豬事先放在牢里養著。此句為參加豐盛的宴席。

8、如春登臺:好似在春天里登臺眺望。

9、我:可以將此“我”理解為老子自稱,也可理解為所謂“體道之士”。

10、泊:淡泊、恬靜。

11、未兆:沒有征兆、沒有預感和跡象,形容無動于衷、不炫耀自己。

12、沌沌兮:混沌,不清楚。

13、孩:同“咳”,形容嬰兒的笑聲。

14、??兮:疲倦閑散的樣子。

15、有余:有豐盛的財貨。

16、遺:不足的意思。

17、愚人:純樸、直率的狀態。

18、昭昭:智巧光耀的樣子。

19、昏昏:愚鈍暗昧的樣子。

20、察察:嚴厲苛刻的樣子。

21、悶悶:純樸誠實的樣子。

22、澹兮:遼遠廣闊的樣子。

23、颶兮:急風。

24、有以:有用、有為,有本領。

25、頑且鄙:形容愚陋、笨拙。

26、貴食母:母用以比喻“道”,道是生育天地萬物之母。此名意為以守道為貴。

 [引語]

老子從辯證法的原理認為,貴賤善惡、是非美丑種種價值判斷都是相對形成的,而且隨環境的差異而變動。在本章里,老子將世俗之人的心態與自己的心態作了對比描述。它揭露社會上層追逐物欲的貪婪之態,并以相反的形象夸張地描述自己。文中的“我”指老子本人,但又不僅僅是指他個人,而是一種有抱負、有期望的人。“眾人”、“俗人”指社會上層。這些人對是非、善惡、美丑的判斷,并無嚴格標準,甚至是混淆的、任意而行。他說“我”是“愚人之心”,這當然是正話反說。世俗之人縱情于聲色貨利,而“我”卻甘守淡泊樸素,以求精神的升華,而不愿隨波逐流。

 [評析]

任繼愈在《老子新譯》中說,“老子對當時許多現象看不慣,把眾人看得卑鄙庸俗,把自己看得比誰都高明。而在表面上卻故意說了些貶低自己的話,說自己低能、糊涂、沒有本領,其實是從反面抬高自己,貶低社會上的一般人。他在自我吹噓、自我欣賞,最后一句,說出他的正面意見,他和別人不同之處,在于得到了‘道’。”在老子看來,善惡美丑貴賤是非,都是相對形成的,人們對于價值判斷,經常隨著時代的不同而變換,隨著環境的差異而更改。世俗的價值判斷極為混淆,眾人所戒忌的,也正是自己不必觸犯的。在這里,老子也說了一些牢騷話,使人感到憤世疾俗的意味,其中不乏深入的哲理。他說明自己在價值觀上,在生活態度上,不同于那些世俗之人,他們熙熙攘攘,縱情于聲色貨利,而老子自己則甘愿清貧淡泊,并且顯示出自己與眾人的疏離和相異之處。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