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養成的豬

喝豬骨頭湯補鈣嗎?

豬說,它們也缺鈣。

出欄一頭豬的周期太短了。

自然養成的豬,是稀罕品。價格一般貴的要死。

農村,那里的人與自然組成一個生態系統,在較長時間里,那里維持著一定的生態系統。

當人從自然里索取太多的時候,就要破壞這個生態系統了。去云南旅游,導游給我們介紹瑪卡、三七,說是山里的東西。我不信,再廣闊的山也沒有這么大的出產量,即使真是野生的,也沒有機會被幾個小導游帶到旅行大巴上來賣的。

人的需求不能無限制的擴大,要保持一定的度。其實,發展旅游,是劃出一塊區域來可勁兒的糟。就像景區里的那些山路,石板的、水泥的,無論多少人去不會對生態造成太大的破壞。

可是,那么一些人來了,吃喝拉撒睡,完了,剩下多余的垃圾,這不是本地的生態系統所能承受得了的。所以,景區周邊的環保壓力很大。

上海正在進行垃圾分類。這個舉措很好。可是,如果減少垃圾的制造,那豈不是更好?對于垃圾,我的觀點是縮小垃圾入口再談分類的是最環保的。

在嶗山二龍山的北面有個叫會場的村子。那里有一片灘涂,從我記事起,那里的嘎啦一直是我們調劑生活的食材來源。海參、魚、嘎啦、蟶子。不用喂私聊,是好東西。

現在去看,每到退潮的時候,還是全是人,連指甲大小的螃蟹都逃不了,只有被捉的份。對于海來說,去拾海貨的人,超出了海灘的“再造”能力了。

旅游,到底是與人共享自然,還是將自然變成城市的一部分?

堂哥在院里養了幾只雞,就用平時的菜葉子喂著。過年的時候,我們能分到一只,那肌肉絕不是肯德基、大盤雞的味道,鮮嫩有嚼勁兒。

這些東西,在市場上是買不到的。

有很多東西在市場上都買不到。

中秋節,海貨的價格高的離譜。我要買漁船上的幾只蟹子。船長一口謝絕,他要帶回家過節吃。恨得我牙癢癢。

中秋節一過,價格立馬掉下來,白送我也懶得去拿。

過去,撒一張網在海里,弄幾條魚吃。魚少,沾了滿網的蝦虎。將網拖到碼頭,讓大家伙兒摘了去喝酒。幾個好酒的人,拿個大鐵盆,只挑活的、肥的、有籽兒的,剩下的還得自己去摘。邊摘邊往海里扔,還編罵蝦虎太多。

關于物產豐富的記憶,一代比一代少。這一代的沒人要的東西,在下一代變成稀缺貨了。也不是人的口味變了,能稱為野生的東西越來越少了。2019.8.3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