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經 第二十八章

  

道德經 第二十八章

[原文]

知其雄①,守其雌②,為天下溪③。為天下溪,常德不離,復歸于嬰兒④。知其白,守其黑,為天下式⑤,為天下式,常德不忒⑥,復歸于無極⑦。知其榮⑧,守其辱⑨,為天下谷⑩。為天下谷,常德乃足,復歸于樸⑾。樸散則為器⑿,圣人用之,則為官長⒀,故大制不割⒁。

[譯文]

深知什么是雄強,卻安守雌柔的地位,甘愿做天下的溪澗。甘愿作天下的溪澗,永恒的德性就不會離失,回復到嬰兒般單純的狀態。深知什么是明亮,卻安于暗昧的地位,甘愿做天下的模式。甘愿做天下的模式,永恒的德行不相差失,恢復到不可窮極的真理。深知什么是榮耀,卻安守卑辱的地位,甘愿做天下的川谷。甘愿做天下的川谷,永恒的德性才得以充足,回復到自然本初的素樸純真狀態。樸素本初的東西經制作而成器物,有道的人沿用真樸,則為百官之長,所以完善的政治是不可分割的。

 [注釋]

1、雄:比喻剛勁、躁進、強大。

2、雌:比喻柔靜、軟弱、謙下。

3、溪:溝溪。

4、嬰兒:象征純真、稚氣。

5、式:楷模、范式。

6、忒:過失、差錯。

7、無極:意為最終的真理。

8、榮:榮譽,寵幸。

9、辱:侮辱、羞辱。

10、谷:深谷、峽谷,喻胸懷廣闊。

11、樸:樸素。指純樸的原始狀態。

12、器:器物。指萬事萬物。

13、官長:百官的首長,領導者、管理者。

14、大制不割:制,制作器物,引申為政治;割,割裂。此句意為:完整的政治是不割裂的。

 [引語]

這一章重點講“復歸”的學說,前幾章雖多次講到這個問題,但本章是作為重點專講的,給人留下的印象更為深刻。老子提出這樣的一個原則:知雄、守雌,用這個原則去從事政治活動,參與社會生活。這種原則在老子所處的時代,可以作為一種生活態度的選擇。當時正處在春秋末年,政治動蕩、社會混亂、你爭我奪,紛紜擾攘,面對這樣一種社會狀況,老子提出了“守雌”的處世原則。他認為,只要人們這樣做了,就可以返樸歸真,達到天下大治。此處還應注意,不僅是“守雌”,還有“知雄”。在雄雌的對立中,對于雄的一面有透徹的了解,然后處于雌的一方。本章所用的幾個名詞,代表著老子的一些基本觀念。

 [評析]

“樸”、“嬰兒”、“雌”等可以說是老子哲學思想上的重要概念。在十五章里有“敦兮其若樸”;十九章“見素抱樸”;本章的“復歸于樸”以及三十七章和五十七章都提到“樸”這一概念。這些地方所提到的“樸”的字,一般可以解釋為素樸、純真、自然、本初、淳正等意,是老子對他關于社會理想及個人素質的最一般的表述。在十章里有“專氣致柔,能如嬰兒乎?”二十章有“沌沌兮,如嬰兒之未孩”;本章里有“復歸于嬰兒”以及后面的章節中也有提及“嬰兒”這個概念的地方。“嬰兒”,其實也是“樸”這個概念的形象解說,只有嬰兒才不被世俗的功利寵辱所困擾,好像未知啼笑一般,無私無欲,淳樸無邪。老子明確反對用仁、義、禮、智、信這些儒家的規范約束人,塑造人,反對用這些說教扭曲人的本性,這就涉及到老子所說的“復歸”這個概念,即不要按照圣賢所制定的清規戒律去束縛人們,而應當讓人們返回到自然素樸狀態,即所謂“返樸歸真”。在本章里,老子還主張用柔弱、退守的原則來保身處世,并要求“圣人”也應以此作為治國安民的原則。守雌守辱、為谷為溪的思想,自然不能理解為退縮或者逃避,而是含有主宰性在里面,不僅守雌,而且知雄,這實在是告誡人們要居于最恰切、最妥當的地位,面對社會紛亂爭斗的場面。陳鼓應說,“守雌”含有持靜、處后、守柔的意思,同時也含有內收、凝斂、含藏的意義。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