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頭攝影的一點想法

現在在大家討論的適合街頭攝影器材方面,給它的定義是小。這么說的目的是為了在進行街拍的時候能夠隱藏相機進行拍攝。為什么要隱藏相機?因為被拍著不會喜歡你的拍攝行為。

在新聞心理上,其實人人都想在新聞里見到自己的名字,或者看到自己的相片(反面教材除外)。而街頭攝影拍攝的結果,不一定是美化的,可能給當事人帶來負面的影響。我記得有一個街拍的攝影師在自己的博客里寫:想要被拍攝,請到某某咖啡店門口。這就是區別。

如果你拍攝的主題都是發現別人的美好,見到別人閃光的地方,我想,你會受到大家歡迎的,甚至會湊到你的鏡頭前來拍攝的。

用小相機,有的是怕被拍著見到相機,影響拍攝的情緒,而有的是怕別人看到被拍。有人談肖像權,要享受這一權利,也并不簡單,就跟我們的隱私權似的,明明知道自己的隱私被買來賣去,可是卻拿它無能為力。

有些人并不排除被拍攝,比如我在廈門的時候,可能是看到我背著單反相機,還有人邀請我進店拍攝;還有一次走在路邊,也有人邀請我給她拍照,我回頭看了一下,發出邀請的人背后就是高大的廣告牌。

這也告訴我們,我們的拍攝權可以拿“等價的東西”來進行交換的。

我看了許多初級街頭攝影的作品,也對我自己所謂的街拍相片,其實我們表現出來的,是最初級的層次,這些都可以通過圖片內容看出來,比如拍環衛工人、乞討者、背影等,結合我本人的經驗,那些差不多是在膽戰心驚的情況下拍攝的。

街頭拍攝的主題不只是這些。

有一次,我在路邊拍攝一個好玩的東西,路過的人見我在拍攝,停下腳步,想等我過去再拍。我擺擺手讓他們先過。就在他們路過的那一刻,我按下快門。路過的人還回頭謝謝我讓他們先過。

進行街頭攝影,總想躲著別人,不是一個好苗頭。我們該想一個讓別人接納我們拍攝的方法。

羅伯特·卡帕說過一句話:如果你的照片拍的不夠好,那是因為你靠的不夠近。有人解讀這句話說,靠的遠近,并不是物理距離上的遠近,而是身份上的遠近。比如拍攝《我的大學》的趙鋼,在《我的大學》中所載圖片,不是物理距離遠近所能拍攝出來的。那是一種融入的關系。

攝影,要有融入感。如果你和街坊鄰居的關系好,完全可以嘻嘻哈哈的去拍攝他們,他們也不會對你設防,作品也就更自然。2019.8.24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