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經 第四十九章

  

道德經 第四十九章

[原文]

圣人常無心①,以百姓之心為心。善者,吾善之;不善者,吾亦善之,德善②。信者,吾信之;不信者,吾亦信之,德信。圣人在天下,歙歙焉③為天下渾其心④,百姓皆注其耳目⑤,圣人皆孩之⑥。

[譯文]

圣人常常是沒有私心的,以百姓的心為自己的心。對于善良的人,我善待于他;對于不善良的人,我也善待他,這樣就可以得到善良了,從而使人人向善。對于守信的人,我信任他;對不守信的人,我也信任他,這樣可以得到誠信了,從而使人人守信。有道的圣人在其位,收斂自己的欲意,使天下的心思歸于渾樸。百姓們都專注于自己的耳目聰明,有道的人使他們都回到嬰孩般純樸的狀態。

[注釋]

1、常無心:一本作無常心。意為長久保持無私心。

2、德:假借為“得”。

3、歙:音Xi ,意為吸氣。此處指收斂意欲。

4、渾其心:使人心思化歸于渾樸。

5、百姓皆注其耳目:百姓都使用自己的智謀,生出許多事端。

6、圣人皆孩之:圣人使百姓們都回復到嬰孩般純真質樸的狀態。

[引語]

這一章表達了老子的政治思想。文中所講的“圣人”,是老子理想中的執政者。老子認為,理想的執政者沒有私心,以百姓之心為心,使人人守信、向善。老子把以“道”治天下的希望寄托給一個理想的“圣人”,在他的治理下,人人都回復到嬰兒般純真的狀態,以養以長自己。這種見解是有進步意義的。本章從文字上和內容上看,都是緊接前一章的問題,深入進行分析論證的。

[評析]

“圣人”生于天下,他能夠恰當地收斂自己的心欲,兢兢業業地不敢放縱自己,不敢與民爭利,不敢以自己主觀意志而妄為。他治理國家往往表現出渾噩質樸的特征,對于注目而視、傾耳而聽,各用聰明才智甚至機心巧詐的老百姓,圣人卻要他們都回歸到嬰兒般無知無欲的純真狀態。這位體道的圣人,是被老子美化了的統治者,這是在前面幾章里已經談到過的。但是,正如張松如先生所說的那樣,“老子是站是什么立場的說話?豈不顯然是站在封建統治者的立場嗎?不是的,這道理我們已經一再指出過了。他是作為農業小生產者即小農階層愿望的表達者來發言的。”(《老子校讀》第286頁)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