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經 第五十四章

 

道德經 第五十四章

[原文]

善劍者不拔,善抱①者不脫,子孫以祭祀不輟②。修之于身,其德乃真;修之于家,其德乃余;修之于鄉,其德乃長③;修之于邦④,其德乃豐;修之于天下,其德乃普。故以身觀身,以家觀家,以鄉觀鄉⑤,以邦觀邦,以天下觀天下。吾何以知天下然哉?以此。

[譯文]

善于建樹的不可能拔除,善于抱持的不可以脫掉,如果子孫能夠遵循、守持這個道理,那么祖祖孫孫就不會斷絕。把這個道理付諸于自身,他的德性就會是真實純正的;把這個道理付諸于自家,他的德性就會是豐盈有余的;把這個道理付諸于自鄉,他的德性就會受到尊崇;把這個道理付諸于自邦,他的德性就會豐盛碩大;把這個道理付諸于天下,他的德性就會無限普及。所以,用自身的修身之道來觀察別身;以自家察看觀照別家;以自鄉察看觀照別鄉;以平天下之道察看觀照天下。我怎么會知道天下的情況之所以如此呢?就是因為我用了以上的方法和道理。

[注釋]

1、抱:抱住、固定、牢固。

2、子孫以祭祀不輟:輟,停止、斷絕、終止。此句意為:祖祖孫孫都能夠遵守“善建”、“善抱”的道理,后代的香火就不會終止。

3、長:尊崇。

4、邦:一本作“國”。

5、故以身觀察,以家觀家,以鄉觀鄉:以自身察看觀照別人;以自家察看觀照別家;以自鄉察看觀照別鄉。

 [引語]

本章講“道”的功用,即“德”給人們帶來的益處。本章是四十七章和五十二章的重要補充。例如,四十七章說:“不出戶,知天下”;五十二章說:“即得其母,以知其子;既知其子,復守其母。”要做到這一點,還要做到“塞其兌,閉其門”。那么在本章里,老子講了修身的原則、方法和作用。他說,修身的原則是立身處世的根基,只有鞏固修身之要基,才可以立身、為家、為鄉、為天下,這就是“道”。老子認為這是唯一正確的認識方式和途徑。

[評析]

本章說到“以身觀身,以家觀家,以鄉觀鄉,以邦觀邦,以天下觀天下”。這一句是從一身講到天下。讀此句,使人不自覺地想起儒家經典之一的《大學》中所講的“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所謂“八條目”。這也是從一身講到天下。道家與儒家在修身問題上并不相同,但也不是完全不相同。這相同之處就在于,他們都認為立身處世的根基是修身。稍后一些的莊子也說,“道之真,以治身,其余緒,以為國”。所謂為家為國,應該是充實自我、修持自我以后的自然發展;而儒家則是有目的性地去執行,即一為自然的,一為自持的,這則是儒、道之間的不同點。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