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筆記:腳程

每天,飛機從頭頂上轟隆隆的經過,這個銀白色的龐然大物此刻就像一只掉進面粉里的烏鴉,看不到里面的乘客,乘客的眼力也望不到這里,在他們的眼里只有密密麻麻的、高高低低的建筑,從他們的視角來看,感受不到建筑物的高大,更別說設計上的細節了,當然,城市也不會像“”一樣擺出一副畫來的。

《水滸傳》里有一個叫做神行太保的人,日行  多少里,不過,這只是一個送信的功能,相當于現在EMAIL的功能了,在出發與要達到的地方,這中間對神行太保來說只有腦中的地圖與身邊呼呼的風聲吧。對待旅行,可以簡單的走,也可以借助飛機的速度,可是慢或者快,這有什么區別?飛機可以去更遠的地方,下了飛機還是要靠著走這種方式,所以,飛機在旅行中的意義,就成了可以去更遠的地方行走。

相對的,我更喜歡貨車這種方式,這更有別于自己駕駛汽車,火車不用擔心錯綜復雜的道路與交通的標志符號,捧著一杯水或一本書,就可以欣賞沿途的風景,即便是這樣,火車也并非是完美的,因為你的座位,只能欣賞一個邊上的風景,在困乏的時候,也不會駐車給你的景物按一次暫停鍵。

火車一直在提速,速度高了,經過的車站卻越來越少,很懷念當年那種綠皮的舊式火車,就像公交車一樣的停靠方式,在兩座城市之間,在一個你不熟悉的地方下車,呈現在眼前的很有可能是一個小城鎮,或者是荒郊外。而當銀白色的巨龍就像一個巨大的運載物,人就像是車皮里的煤球,一開門就傾斜下來,然后分裝到各種汽車上,送到各個分散的地方,這還要忍受“康帥傅”的方便面。

而人能自己驅使的交通工具,有汽車、摩托車,自行車不想算作其中,在旅行匯總的騎行者那里,見到的幾乎都是在與汽車爭奪道路,這道路對騎行者來說,就是天然的健身房,自行車沒有找到自己的路,回過頭來,我們說汽車與摩托車,其實汽車應該與飛機和火車一起,作為“到那里去走”的工具,只是方向盤在旅行者的手里,我才在這里說明它,汽車現在被大量的用到旅行中,說明的是日常交通工具的改變,將生活中的物品帶到了旅行中,一般的假日旅行,汽車很容易被圍、趕著行進,比如告訴公路,在交通臺里談到路怒的問題時,就說明過汽車是自我封閉的交通工具,而每次乘坐汽車去做一次較長的跋涉時,總叫人昏昏欲睡,包括開車的人,這是現實存在的,也不太可能因為在開車旅行而精神抖擻的。

在眾多的機械交通工具中,我還是比較喜歡摩托車的,它所具有的機動性是非常適合作為旅行的,之所以多數人不會考慮它,那是因為汽車對它的威脅,不像自行車那般,讓騎行他的人幾乎將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如何的堅持騎行它,摩托是一種機械的親近自然,在旅行中放棄摩托車這種方式的確是可惜的,如果有可能,還是希望它能夠較多的出現在旅行中。

所以,提到腳程的話,在走的方式之外,我們有了許多的選擇,也就是有了更多的方式讓你到更多的地方去行走,因此,如果長時間的呆在你選擇的交通方式上,那必定是一直在去旅行的路上。201627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