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行做武大郎

朋友發了一條分享,機器測試成功。

我看了半天也沒有看出來這個機器是做什么的,就隨手的將“你什么時候開始做辣條的”發了過去。

朋友的一句“滾犢子”撲面而來,我很不爽,我是個優雅的人,不會跟這種人計較,繼而發一條“難道是灌腸的?”

這次朋友回了一句人話,做炊餅的,過來吃吧。

剛才的那句滾犢子一定要討回來,就繼續給他了一句,你怎么改行做武大郎了。

朋友一個月沒有理我。

他老婆長的真沒有潘金蓮好看,還是母老虎,頂多是個王媽。

全民創業真不是蓋的,身邊的許多人都開始創業了,花哨的少,干實業的多,即使大家都說實業難做,可是,這些人還是卯足了馬力干實業。我的確挺佩服他們的。大家都不是玩資金的人,就像今天這個做炊餅的朋友,當了十多年的工人,剛參加工作的時候,為了每個月多賺幾百塊錢,騎摩托車跑到20多公里外的地方去上班,下班的時候太累了,就把摩托車停在路邊,頭靠著摩托車睡倆小時,當他給大家說的時候,在座的,無不心酸。

在事業上,最后的歸宿會是哪里?誰也說不清。只知道不停的向前奔。

老家是農村,還在地里刨食吃的農民越來越少,年紀也越來越大,但是,那些靠著農產品做生意的人越來越多,不用十年,就會進入沒有東西可賣的境地,因為還在種植的農民的年紀實在太大了。

武大郎的身份,就是一個窮苦的勞動大眾形象,放在那些小本的實體小老板身上,的確也很形象。攢了部分資金,投進工廠里,每年的產出只比當工人強一點,這沒有算投資的錢。想將工廠擴大一些,不會忽悠,貸款怕還不上。投資,只給那些概念的東西。

武大郎的產品,從出廠到最終到消費者的手里,這中間經過了多少環節,只有炊餅知道。消費者,只會跟著商家的“人工費、店面費等”不停的被提高價格。

現在的投資,以后的價格。

用眼前的工資收入買房子,是很要命的,算算房子價格與收入,要多少年不吃不喝才能還上房子的錢。在2004年到以后的幾年,有人這么算過,那個時候買的房子,現在基本上把貸款都還上了吧,房子升值的更多。現在買房子沒有這么算的了,房子的貸款拉開的時間太長了,錢毛了,還貸款正好。

投資生意,也是這么回事,不過,生意的產品卻要與房子反著算,當生意開始有產出的時候,產品的價格要比現在的價格低。有一年,朋友去考察一個項目,藍莓。那個時候藍莓貴的要的要命,好像是120塊錢一斤。朋友有地,附近也有人在種植藍莓。他就給我算了一筆賬,現在投入多少,每畝地產出多少,多有多大的利潤空間。

當然,他并沒有算,種植藍莓的多了,會將藍莓的價格拉下來,看到有利可圖,很多人都會做這個項目的。就像是街上有個賣燒餅的,生意很火,當第二家燒餅店開起來,就要分一把火過去,第三家再開起來的時候,三家都要完蛋。

所以,現在很多投資,都是快錢,想到一個好點子,立刻上馬,但絕不會戀戰,速戰速決,不給模仿者留機會。以飯店為例,在你那里,長時間都很火的飯店有幾家。而一些加盟品牌的快餐店,兩年一批,兩年一批的,更新的非常快。

現在社會上有一批游子,專門尋找時機投入,然后立即撤離。我們看到有些農產品,在某一年特別貴,那就是游資的炒作。這類被炒作的農產品有個特點,比較著名,產量有限,與合作社簽訂供銷合同。

做實業,難就難在控制不住價格,投資大筆資金,有了產出后,維持在艱難的經營上,也還算可以吧。一旦別人復制投入,就讓產品的利潤降下來了,成本本來就已經壓縮到最低了,再壓下去,就無利可圖了,不倒才怪。

許多成功轉型的個人博客,幾乎都在做創業的話題,他們需要用博客的平臺積累可以投資的項目,吸引投資,而不是要發展長遠的目標項目。所以,當你再去看這些博客的內容的時候,不再是個人的如何發展,特別是?絲如何發展的。

一些人投資,喜歡跟理財產品和定期存款的利率做對比。而做生意,就是用一部分資金,在這個生意里不停的滾動,1000元進一批貨,賣完后得1005,這么的循環下去,不繼續擴大經營的話,滾動20次,就變成1100元了。

實業是個長期的投資,每人原因做長期的投資,所以,實業沒有資金,不好做。

改行做武大郎》上有4條評論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