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個飯局


如果你與別人一起去干一件事,很難產生話題,大家都忙,沒有閑工夫談論事情。話題從哪里出來的,閑出來的。我們說農村的留守婦女喜歡傳閑話,這不是農村特有,也不是現在特有,很早的時候,城市里也有。
公司里的婦女同志們,聚在一起悄悄的咬耳朵,不是在談購物,就是在談別人的家事。如果男人們也參與進去的話,形象會大打折扣店 。
其實,男人們也喜歡閑聊,既然是閑聊,就要有一個閑聊的時間,閑聊的地點。飯局,是最常用的。如果你不經常參與飯局,就會從某個圈子里消失。
今天,接到了約飯局的電話,只有一個人,請客的是我。同學過來出差,事先給我打電話,定下飯局,然后他去忙他的事,忙完了,就過來吃飯。我挺喜歡跟這個同學吃飯的,請他吃一頓飯的價格,要遠遠小于他所帶來信息的價值。他全國各地的跑,知道每個同學的近況,與他吃一頓飯,我就在遇到老同學的時候,不用問“這幾年忙什么?”,直接會說出,你與老婆離婚了沒?你的老二還有幾個月才出生,這些直接的問題。
當然,我的消息也會通過來找的同學,傳布給其他的同學。來的這個同學叫徐觀。上學的時候,他不喜歡飯局,因為他不能喝酒,一瓶啤酒下肚后,就找地方趴著了。上學的時候大家都缺油水,喝醉了,就沒辦法吃菜了,所以他說自己很虧。
畢業后,第一次遇到徐觀,是在畢業后的第五年,見到我后,非要拉著我喝酒,有上學時的例子,我怕你?結果是,他是吹著瓶子看著我掉在桌子底下。這個家伙,了不得了。不過,徐觀挺壞,敗壞我的名聲,說我是被他吹瓶嚇桌子下的。
練就了喝酒的本領,徐觀總結了經驗,分享給我,有了酒什么事都好談,你把對方喝糊涂了,事就更好談。這是近幾年他事業大順的法寶。
既然喝不過他,就不喝。每次他來,我滴酒不沾,喝酒跟打羽毛球一樣,需要一個對手,沒了對手,他也不喝,說來找我不喝酒真沒有意思,說是說,可是每次還是來。
徐觀是個富二代,也是個熱心腸。喝酒給他辦成了不少事,也給自己挖了不少坑。有一次,遇到他的一個發小,喝酒比徐觀強,那個飯局的主題是,他的同學想要他做一個擔保。喝糊涂了,就答應了。醒酒后,覺得不妥,可又愛面子,這個保給但上了,20萬。他偷偷的做這個事,誰都沒有告訴。
一年后,徐觀發小的公司徹底破產,賠了個底兒朝天,擔保的錢,還不上了。徐觀的發小也不跑,人就在那里,就是沒有錢。徐觀傻眼了,銀行就找他來還。媳婦知道了,沒有和他離婚,因為他的媳婦不傻,富二代不缺錢,老爺子之所以不管他貸款的事,那只不過是讓他長個記性。 到現在三年過去了,以他的收入,應該早就還上了。
徐觀現在的小日子過的很不錯,也很有規律,我們看慣了富二代的負面消息,在徐觀身上看不出來,也許,即使大家說的那些負面的消息,屬于一個人的另一面吧。我們需要看到他們努力的一面,不能只盯著別人的缺點。大家看到那些關于炫富的負面,用阿Q精神來說,應該高興,他們沒錢了,除他們之外的人就有錢了。
走的時候,徐觀問我,華子在這邊的飯店開的怎么樣?我說,早關門了。他說,一開始就勸他不要來。

約個飯局》上有6條評論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