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車記

從華子原來的飯店那里離開,我請大刃去喝羊湯。也許是過了飯點時間太長,大刃一口氣吃了7個餅,還稱大餅與羊湯對味。剔牙的時候,大刃說,現在吃羊湯的真不少,也考慮開一家羊湯館,進羊肉有渠道,他丈人家就有羊。我將最后一塊餅塞進嘴里說,華子主要做的就是羊湯,這不,關門了。

大刃很生氣,怪我說的話不吉利,把他的好生意攪黃了。

吃完飯,沒事可干,大刃喊我去試駕汽車,他想買一輛帕薩特。他現在的座駕是一輛破國產的吉普車,為什么破,倒了好幾手,最后倒給他的時候,幾乎是當廢鐵賣的。現在,這輛車喝油,跟洗車的水一樣。

大眾4S店沒現貨,售車小姐說,要等幾天,如果加價兩萬的話,可以去別的4S店調貨。大刃對4S店加價這件事,非常痛恨,扭頭就走,說是過幾天再來。從4S店出來后,我們就各自回家了。

過了約一個星期,大刃買新車了,喊我們過去聚聚。在去的路上,我在想,是來貨了還是加價買的。到了大刃的院,看到他的車,我簡直沒驚掉下巴,這小子買了一輛頂配POLO。

吃飯的時候,大刃問我們,當時去看車的時候,售車的小姐說,帕薩特還是沒貨,帕薩特屬于挺高級的車,費用也大,不如買個POLO先過度一下,我一直在琢磨,這個過度一下是什么意思?他的一番話引起大家的大笑,其中一個說,其實,售車小姐是讓你把這個車買了送給她,這是個二奶車,如果不是,肯定是你把售車小姐給睡了。

說這話的時候,大刃老婆也在場,等我們走的時候,他倆肯定有一場血戰。這個車本來買的就是不倫不類,啥叫過度車,年輕人沒錢,買個便宜的車先開著。大刃不用過度。

回去的時候,我坐大蔥的車。大蔥感慨,別人的生意怎么這么好,車都可以隨便買,他自己,拍了拍自己的方向盤。大蔥的車是國產的,幾萬塊錢,國產的高仿車。小體型的車,大蔥坐不了,他太胖,如果給他一個POLO,主駕的他能把肉流到副駕駛的座位上。

我說,你和大刃不同,他要事業,不要家庭,你是讓家庭牽扯了太多的經歷。如果你不帶孩子跑培訓班,和他一樣。要不,你也跟大刃一樣,把孩子全交給老婆,自己完全投入公司。

大蔥搖搖頭,他還是要好好的培養孩子。

這就是區別,大刃與大蔥,各有所需。大刃是家里的富足生活的來源,大蔥是孩子的父親,妻子的老公,他們自己選擇了自己所重視的,就會取得選擇的結果。

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點,孩子還在等我睡覺。他已經困的不行了。我在家的時候,孩子不愿跟我,我不在家的時候,孩子總是想我。這是幸福的。一個人選擇了一種生活,就要享受這種生活,魚與熊掌的確不能兼得,對于我們這樣的人來說是這樣的。滿足于我們的選擇,才能幸福,這是我理解。

買車記》上有8條評論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