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嘴吐不出象牙

大蔥的老婆懷孕的時候,反應很大,總是吐。有一天,大蔥的老婆又吐了一地,大蔥不知哪來的火,沖著他老婆喊,吐,吐什么吐,還能吐出個象牙來。據說,那天大蔥的老婆差點要了他的命。女人記仇,早晚會復仇的。

一天晚上,我正要關機睡覺,一個陌生的電話打來,說,經理喝多了,正在地下停車場里,叫我去幫忙扶上樓。這個電話是大蔥的副手打來的。我火速趕到大蔥家的地下停車場,正看到老婆指著攤在地上的大蔥,數落著,自己的酒量不行,就少喝點,真能,還喝上白酒了,叫你吐,看你能吐出個象牙來,我們娘倆就不愁吃穿了。

旁邊正立著大蔥的員工,捂著嘴偷偷的笑。我見狀,連忙攔住,可不能讓他老婆這么撒氣,明天醒酒后,叫大蔥如何管員工。

這次,大蔥喝的真不少,直接成爛泥了,胡在地上,嘴里不停的哼哼,的確跟頭死豬似的。我想到了我自己在樓底下哼哼的情景。我與他的副手,架住大蔥,往樓上拖,他太重了,真是一攤爛泥,有個筐子就好了。

大刃幾乎是被拖回家的,就像那些被“拉出去”的人。喝成這樣,床是上不去了,看那架勢,沙發也甭想上,我看旁邊有紙殼,給他鋪了一層在地上,然后讓他老婆給找條毛巾,他老婆卻找了個舊窗簾。鋪好了,我們就把大蔥滾上去。大蔥兩個翻身又滾下來,我們把他再滾上去,找了幾個大紙箱子擋在他的身邊,這下滾不動了。

喝醉了酒,就只能是這個待遇了,也不錯了,身邊有不少人被老婆鎖門外,第二天才進家門。

在大蔥副手的車上,我問他,大蔥怎么喝這么多。副手回答,喝爽了。我覺得,第二天,大蔥會更爽。

第二天上午,接到大蔥的電話,跟我說了點事。卻沒有提喝醉的事。我以為他不好意思,就問他,醒酒了沒?大蔥驚訝,說,我喝醉酒,怎么你都知道了。我說,你昨天晚上睡的那個豬圈是我擺的。大蔥匆匆的掛掉了電話。

下午的時候,大蔥打電話來,說要請我吃飯。我立即拒絕,說,我腰痛,你再喝醉了,

我怕我沒有力氣拖你上樓。

大蔥老婆可不是吃素的,在大蔥喝醉的第二天,早早的把大蔥踹醒,讓他去樓下把車里的象牙洗干凈。大蔥難受,頂了一句,那立即的炸了鍋,大蔥媳婦打電話把婆婆給喊了過來。我納悶,上學的時候,表現不好叫家長,這什么時候開始流行夫妻吵架也叫家長的。

朋友們聚在一起的時候,我把大蔥喝醉酒那天的事,夸張的表演給大家看,大家都笑翻了天,特別是他老婆在停車場說他吐象牙的那段。不過,大蔥卻不覺得丟人,在座的,哪一個沒有出過洋相,說出來就是一本小品集。

聚會結束的時候,我問大蔥,他的副手沒把這個洋相說出去吧。大蔥狠狠的說,媽的,公司里每個人都知道了,我把這小子開了。

狗嘴吐不出象牙》上有4條評論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