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吊子

大蔥的副手叫劉圓,外號叫柳宗元,寫的字很臭,就跟他拉的電線一樣,像蜘蛛網。大蔥開除他,也不僅僅是他的嘴不嚴,更多的,是劉圓的半吊子腦子。因為劉圓,給大蔥黃了許多業務。當初,大蔥缺人,劉圓被客戶介紹過來,面試也不錯,就留下了他。后來才發現,這個劉圓絕對是個半吊子。

劉圓剛進公司是做售后服務的,一天,客戶打電話給劉圓,讓他過去看看設備。劉圓在電話里答應,半個小時就過去了。半個小時后,客戶又打電話,問道了沒有。劉圓回答,正在樓下停車。這一停,就停了客戶6次電話,一個多小時。當劉圓進門的時候,讓客戶一茶杯給摔出去了。上門賠不是的是大蔥。

還有一次,劉圓給客戶裝監控,其中有一個,劉圓快要給裝到鄰居家里去了,因為他發現鄰居家是個女的,他覺得客戶可能喜歡看美女。客戶沒看到美女,卻讓客戶的老婆發現自家的監控怎么盯著隔壁的窗戶,就與客戶大吵一架。上門賠不是的是大蔥。

其實,劉圓為人不錯,就是神經老是搭錯線,大蔥不敢再讓他單獨出門干活,就留在身邊干副手,也就是打雜什么的。

有段時間,大蔥見劉圓干什么都是心不在焉的,問他怎么了。劉圓哭喪著臉說,老婆丟了。大蔥的第一感覺是他老婆跟人跑了,這樣的事,現在很平常。大蔥說,過幾天玩夠了,自己就回來了。劉圓卻說,肯定不是跟人跑了,她開的打印店在丟的那天下午,門還開著呢。

這就奇怪了,也不至于是被人綁架了吧。這個可能性不大,劉圓掙的也不多,還夠不上被綁架的級別。

這真是更奇怪了。

找了個移動的朋友咨詢,想給電話定定位,這直接給否定了,沒有警察,肯定不能給查。去報警,警察也給立案了,他們也找不到。

就在大家四散開來找劉圓老婆的時候,警察給劉圓來了電話,不是去報警的民警,而是刑警,警察告訴劉圓,他老婆涉嫌制作假證,正在審訊當中。

劉圓的老婆的確在做假證,為了那幾個錢,誰勸她也不聽,現在終于把自己給做進去了。得想辦法把老婆給弄出來,這是大家想勸劉圓的。需要的錢太多,劉圓說老婆不要了。大家都罵他,真把他老婆丟棄了,孩子會記恨他一輩子的。劉圓沒有辦法,湊了錢去救他老婆。

老婆最后到底給救出來了。判了兩年,是監外執行。這也把人生給毀了一半,好在他們不是靠身份吃飯的。也許,等風聲過去了,大家就會遺忘的。

劉圓老婆放出來的那天,大家說要一起給她洗洗晦氣,劉圓老婆沒有答應,這到底不是個好事,何況她還是個女人。

半吊子》上有2條評論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