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有副業

聶哥的健身房開的很早,早到他是第一批下海的國企員工。當別人的健身房的在維持健身房的時候,他把健身房的的費用降至了極致,業務不多,只能節省開支。

在我認識聶哥之前,曾遇到過他們的宣傳,大街上,向過路的行人發傳單,卻不給,當你伸手接的時候,就拿著傳單往健身房里拉人。我跟著進去看了看,普通的健身房,沒什么特別的。拉我進去的健身顧問太差,也許把自己的能力看的太高,想要給我增肌,也許,給我喝添加了激素的蛋白粉可以實現。

在我們都覺得健身房錢難賺的時候,聶哥卻把健身房堅持的有聲有色。開始的時候,我覺得他有什么獨到的策略,其實,他也是在咬著牙干,設備陳舊,更新一批需要不少資金,而且建設行業前途渺茫。

后來,跟大蔥交流這個問題的時候,覺得他可能在借健身房這個平臺,一年當中接幾個工程干干,也有不少的收入。就比如給大蔥介紹的這個活,他是研究很多次了,實在接不了才給大蔥的。因為這里面聶哥有一塊做不了活。他很希望大蔥接這個工程,答應別人卻做不了,也能賺個消息的錢吧。

項目談的很不錯,大蔥也答應接這個工程。我以為大蔥胸有成竹。出來的時候,大蔥卻說,到哪里去找下家去接這個活,這個我很吃驚,問大蔥,你做不了?大蔥說,有些東西他也做不了。我說,既然你做不了,為什么還要接?大蔥說,他欠聶哥一個人情。

接下來的一周,都沒有見到大蔥,他在到處找人接聶哥的工程。

一周后,大蔥打電話過來說,他找到接活的了,老板是南方的,在這里建了個施工隊,不需要我們做什么,他們是專業的。大蔥還告訴我,他似乎找到如何經營公司的方法了。我問他,他不說,只給我留了一句“還沒有完全想好”。

路過大蔥的工地,就跑過去看,四個工人在不緊不慢的干著活,大蔥跟一個年輕人在旁邊聊天,我湊過去,大蔥給我介紹說,小伙子叫,阿濤,是某品牌的LED屏的區域經理。我們寒暄了兩句。看這個小伙子很精明,不過,也佩服他的魄力,也許他跟帳篷是一類人。

中午的時候,大蔥請客,在工地旁邊的面館里吃了碗牛肉面,算是工作餐。下去沒事干,大蔥提議去喝咖啡。大蔥喝咖啡只在一個地方,米爾的咖啡館,咖啡館的名字就叫“米爾咖啡”。

去的時候,是下午2點多,店里沒有人,只有米爾在招呼服務員擦桌子。

大蔥不流氓,不會調戲婦女,進門就輕聲喊米爾。米爾正相反,風花雪月見多了,她調戲每一個熟客。見到大蔥,兩手往大蔥肩膀上一扶,就嗲聲的喊,大蔥哥,你可來了,我都想死你了。

阿濤眼里有異樣,也許以為米爾是大蔥的情人,也許,下次來的時候,米爾也會這么對待阿濤的。

人人都有副業》上有10條評論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