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莉的出版活動

 

米莉是一個擁有高學歷的女人,在出版社工作,整天和書打交道。在我讀了《莎士比亞書店》后,我覺得米莉有西爾維婭的影子。大蔥卻說,米莉就是一個十足的書商,之所以談書,只不過是為了讓書賣多點。我卻不認同大蔥說的,喜歡書就是喜歡書,那是裝不出來的。更何況米莉的國內研究生與國外研究生學歷都是真才實學的讀出來的。

米莉也是個有品位的女人,她與米爾不同,在我們的傳統觀念里,米爾的風塵味太濃,沒有米莉的文化修養。如果讓我選擇的話,我喜歡米莉。從性格方面,米爾豪放,米莉細膩。我一直擔心大蔥愛上米爾,如果是米莉的話,我或許會鼓勵他。可是,大蔥對米莉沒有感覺。

上次米莉讓我們照顧她的國外客戶,是因為她的婆婆生病了,丈夫又在外地開會,回不來。雖然我們把事辦砸了,可是米莉還是很感激我們,在她送走大地后,送我和大蔥每人兩瓶酒。這就是米莉的修養,她一切事情做的都很到位。而她做的越細致,越讓我們感覺很不好意思。

這就是女人的世界。男人會拜倒在女人的石榴裙下,卻不如說是拜倒在她們的心機下,近幾年各種后宮宮廷戲,其實是在告訴男人們,女人們的心機很重。

雖然我們幫了米莉一個忙,米莉很感謝我們,但是,在這個事之外,還是親兄弟明算賬。米莉的單位要換電腦了,據說有很多公司去競標,其實,這話是說給大蔥的。上次大蔥得了兩瓶酒,這次大蔥講酒換成檔次高十倍的,去找米莉應付此事。

這些都是過場,也是官場,無論程序如何,中標的都是大蔥。我卻竊喜,我可以安心的喝那兩瓶酒了。我就是一個路過打醬油的。

我說自己是小市民,也是相當有道理的,對于我,他們不會把我的存在當回事,我,在他們眼里,不過是捧了個人場。有些事會在我面前夸耀,關鍵的時候,也要避開我,到底我不屬于他們的圈子。

有的時候,我感覺他們那些有錢人也很累,要不斷的賺錢應付自己的生活,甚至有的人打腫臉充胖子。我們這些小市民,沒有見過世面,可以樂呵呵的,隨意的暴露自己的弱點。

米爾,要時刻保護她背后的男人,米莉,在意她的形象,而大蔥們在意他們的生意。也許,我們也有自己擔心的,那就是害怕失去我們的生活來源,即使這個來源剛夠我們的溫飽。

我的自行車有半年沒有騎了,需要保養一下,約了自行車專賣店,下午送過去。保養自行車需要多少錢?80元。如果考慮成本的話,我需要騎一個月自行車上下班才能把這80元省下來。可是自行車的價值卻不值這80元,我們不是還有騎行的快樂嗎。這一點,大蔥就體會不到了。

去送自行車的時候,老板正在商量周末短途騎行的事,碰到了就參加吧,反正他們希望隊伍越大越好。這么長時間沒有騎自行車,我怕自己堅持不下來,堅持不下來就去保障車。

從自行車專賣店出來的時候,快5點了,還有幾個快遞需要發貨,打了個車回家了。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