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小的有道理

昨天晚上,我把騎行的裝備全部整理了一遍,不敢帶很多東西,水、食物,修車的就不用帶了,有保障車,我把零食分裝成小份,到中途休息的時候,分給大家吃。車隊里有不少人是我的客戶。

出門的時候,我再次堅持裝備,這是我發快遞時養成的一個習慣,他們說這個習慣好,可是對我來說,有點像強迫癥。覺得沒有問題了,騎車出發。

自行車專賣店的門口聚集一大群人,有30口子,騎行的時候,我最害怕人多,要不是為了給自己恢復體力,是絕不會跟著這樣的隊伍去的,男女老少,像廣場上騎兒童車的。

今天的線路是騎山路,可以肯定的是,得有四分之三的人會推著車。一個小時跑不了幾公里。那些人就是喜歡這樣的形式,純粹為了玩。跟他們講戶外、講戶外運動的要求,他們不理會,可是,在朋友圈里,他們又是戶外活動的參與者。其實,說白了,想享受戶外運動的樂趣,卻不想履行戶外運動的義務。

跟著這支小姐、少爺組成的遠征軍,好不容易爬到半山腰,已經沒有了出來時的氣焰了,個個拖拉著腦袋,使勁的推著自行車,恨不得將自行車扔進山溝里。

有一條小河,從盤山公路下面穿過,幾個稍有力氣的人喊著要在這里修正一下。河邊的確是休整的好地方。當我挺下車的時候,發現河邊已經有一支徒步的隊伍在休整,他們裝備專業,人不多,十幾個。如果將他們的衣服換成迷彩的,儼然就是一支特種部隊。

在他們的人群里,我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循著聲音看去,我看到了帳篷。

我的嗓音大,遠遠的喊著帳篷的名字。帳篷也看到了我。

我問帳篷,你什么時候回來的?

帳篷說,驢友們要來這里穿越,知道帳篷以前在這里呆過,就讓他帶隊過來了。

我說,你為什么不來找我們玩?

帳篷說,他們的時間安排的很緊,而且他是領隊,走不開。

我說,晚上住在哪里?我喊著大家來看看他吧。

帳篷說,不用了,等哪天不帶隊了,再回來看望大家吧。

我感覺,帳篷真的走了。

帳篷帶著他的隊伍出發了。

我們騎行隊里的小青年們見我與帳篷聊,就跑過來問我那些人,感覺他們很專業。我說,和我聊天的是他們的領隊,我以前的小弟。小青年們理解錯了,以為是我帶著帳篷玩戶外的,紛紛對我投來崇拜的目光,從這以后這一路,這幫小青年都圍著我轉,都想做我的小弟,讓我帶著他們玩。

我心里清楚,我自己都玩不好。

我分給大家零食,大家吃的很歡,有幾個加了微信,說回去再買。今天沒白來,這些加了微信的人,能有幾個人會成為我的客戶的。特別是那些小年輕們。

每天大家都在忙碌自己的事情,其實,那是溫室里的表演。戶外這個活動真好,能夠讓你融入大自然當中,不至于忘記自己還是一個動物,是需要動物屬性的。前幾年,有人在談狼性,生活在籠子里的狼,還能是狼嗎?只有在野外的才是狼。公司里沒有狼性,那不過是摟在主任懷里的京巴,撕咬主人棍棒下的大狼狗。

回到家的時候,我給大蔥打電話,說我遇到帳篷了。大蔥說,帳篷不會再回來了,以他的為人,他即使到了這里,也會給我們打電話的。那是以前。

世界小的有道理》上有10條評論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