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充大尾巴狼

周一,那天參加騎行活動的人從我這里買走了不少零食。而,那幾個小青年,卻在微信里央求,讓我帶著他們去穿越。我自己都穿越不了。如果繼續冒充下去也不是辦法,我就跟他們說,我現在力不從心,以前登山的時候摔傷了,更有一個很好的隊友摔殘了,心理的坎兒過不去。

小青年不死心,說,只要我帶著他們就行,他說他知道戶外活動的準則,摔傷了,自己承擔。

我想,屁,真是我帶你出去,出了意外,我能跑的了?

就這么的,磨了一個星期,小青年也終于相信,我不會帶他玩的。

許多男青年就是喜歡這種野外的東西,看到比爾就興奮的要命,特別羨慕特種兵。年輕就是好,有大把的時間,有的是精力,可以隨意折騰。等過去了“年輕”這個階段,就會現實一些,更不會晚上抱著手機看一宿的陸戰隊了。

這一天,家里,在微信上,接待幾個咨詢零食的買家,電話響起。是大橋打來的,問我周末是否有時間。我問什么事。大橋說,讓我去他那里幫忙面試幾個學生。我說,我不懂面試。大橋說,不用懂,只是走走過場。

大橋是做培訓的,為了給學員造成一個“稀缺”的假象,讓參加培訓的學生必須經過面試這一關。我告訴他,我不懂面試,是真不懂。大橋卻忽略了不懂的含義。

到了大橋的培訓學校,他手底下的員工都在忙碌著,我這個冒充的面試官,也坐到了桌子的正當中,給我一本本子,一支筆,還有一疊材料。面試很無聊,聽他們在下面認真的說著,著都要把我講睡了。

整整忙了一天,回到家的時候,我感覺自己都要虛脫了。不知道那些大公司的面試官,會不會遇到面試就頭痛呢。

過了幾天,我問大橋,那些學生面試的怎么樣,大橋唉聲嘆氣,說,可能學員是第一次看到穿著短褲與拖鞋的面試官把。

我把這個茬忘了。

到底是我不專業,還是大橋不專業,他來找我就是不專業。我當然不把我自己當專業的,我打心里就不會去裝象。我還是老老實實的賣我的零食吧。

最近幾天,來打聽代理的特別多,從談話里,聽出的是不放心,也聽到想發大財。對于零食的生意,這個不用裝,又不是賣白粉,利潤大,價格、產品都擺在那里,也就是賺個服務費。

還是顧客給力,做了一個團購,幾千塊錢的銷售額,賣得多了,我當然高興,但我很明白,買了那么多,顧客也要吃好久的。生意就是這樣。

出了小區,想要到街上溜達溜達,遇到了隔壁小區的大壯。我們老家是一個地方的,住的小區離得也近,可就是很難碰到。大壯是吃公家飯的,與我們不是一路人,雖然臭味相投。好久沒見,晚上約著喝一杯。我說,我現在戒酒了,大壯很失望,既然約好,那就一起吃個飯吧。

到晚上的時候,我們在街對面的烤肉店碰頭。大壯可能覺得不喝酒沒有意思,就把他姐夫給叫來了。坐定后,大壯點菜。其實,這樣的街頭聚會,沒有可以聊的,無非是用吃、喝打飯一點時間罷了,就像一起約著在茶樓里打麻將。

我喝著可樂,大壯跟他姐夫頻頻舉杯,他們的酒量很大,算賬的時候,每人喝了酒瓶啤酒。大壯的姐夫喝多了,搶著去結了賬。大壯叫他姐夫來,我就知道什么意思,他姐夫喝醉了喜歡擺面子,大壯就是叫他來結賬的,這也算是套路了。

冒充大尾巴狼》上有5條評論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