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筆記:大丫在青島

大丫,在濟南泉城廣場旁的一棟寫字樓上工作,她是畢業后來的濟南,找到了現在的工作,收入還算可以吧。只是,大丫的生活似乎每天的生活都在圍著工作轉,參加工作后的這幾年里,幾乎不知道自己的生活是什么樣子的。站在辦公室的落地玻璃前,樓下的泉城廣場每天都能從這里看到,外地的游客爭相到廣場一睹它的芳容,而自己看它也不過是一個廣場,也算是掛在玻璃窗上的一幅畫,從來沒有去體驗一下,漫步在泉城廣場上是一種什么感覺。

此刻的她,心里隱隱的,有一種想跳出這種生活的沖動,可是跳向哪里呢?一隊由導游領著的游客進入了她的視線,突然,大丫的眼睛一亮,心里有了一個決定。

今天是周五,大丫期盼不要再加班,果然,到了下午五點,大家伙開始收拾東西回家了,大家似乎要躲避大家伙一樣,靜悄悄的走向公司的大門,她害怕老板突然探出頭來,叫住她。沒有,出了公司的大門,大丫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出了電梯的門,大丫歡快的跑出辦公樓的大門,就像下課奔出教室的淘氣孩子一般。樓下的小賣部里,大丫買了兩瓶水,兩包餅干與幾袋子零食,帶著它們,鉆進了停在路旁的出租車,一路直奔火車站。

整個季節,車票還是很充足的,售票窗口前只稀稀拉拉的站著幾個排隊的人,大丫排到最前面的時候,“哪里”售票員問。“青島”大丫回答,“要最近時間的”,大丫再補充到。拿著車票,大丫來到候車廳,找了一排空著的座位,大丫坐下來,還有四十分鐘就要開車了,大丫掏出手機,開始在手機上找青島的酒店了,這對于她來說是強項,沒有過多的在乎價格,大丫選擇了離火車站不遠的一處酒店,她想離開青島的時候,走的從容一些。

上了去往青島的動車,大丫心里還帶著出公司大門的那份激動,兩個多小時后,就可以站在青島的海邊了。想著這份美好,大丫忍受住了火車上的單調與無聊,聽著音樂,吃著手里拎著的零食,看著窗外忽亮忽滅的片片燈光。

下了火車,大丫仔細辨認著方向,海邊的天氣有點涼,伸手緊了緊身上的衣服,看到高樓上掛著的正是預定酒店的招牌,順著招牌的方向,大丫找到了酒店,辦理好了入住手續,大丫提著包一下鉆進了大街上來來往往的人群里,到現在為止,大丫幾乎沒有感覺到這是另一座城市,走在街上的她,卻像是要回家。因為在火車上吃了東西,肚子里還不餓,就迫切的希望到海邊,看看大海,她知道,只要保持向南的方向,就能看到大海。沒想到,自己的酒店與大海離得是這么的近,沒走幾步路就聞到海邊的腥氣,過了馬路,就是大海了。

與青島的天氣一般,這海邊還是比較冷清的,沒有什么人,也許夏天來的話,人可能要多得多了。伸進大海的棧橋,燈火璀璨,順著回瀾閣的燈光,大丫匆忙的往前趕著,在夜晚,這燈光就是最好的導航。回瀾閣的四周,聚集了不少人,有游客,有附近的市民,此刻,大丫在想,如果今天下班回家直接回家的話,現在會在做什么呢?

大丫知道順著棧橋的反方向就是中山路了,這是很容易就找到的。來到中山路上,這是一個不早不晚的時間,街上的人開始慢慢的減少,順著中山路,大丫見到了教堂,黑夜看不清楚,她決定這兩天找個白天的時間再來一次,從教堂走出來,肚子里有點餓了,抬頭四望,見到了烤肉的招牌,看過的旅行筆記里,都說不錯,就這么的,大丫站在烤肉店的門口吃了幾大串的烤肉,拍拍肚皮,看時間也不早了,就邊找邊走,回到了酒店。

在酒店門口的時候,接到同事打來的電話,問大丫在干什么,想不想一起去唱歌,大丫壓著興奮說在青島玩呢。電話那頭卻傳來幾聲嘿嘿的笑聲,問大丫是不是跟著王子在快活呢。大丫不想跟她爭辯,隨口聊了幾句后就掛掉了電話。回到房間,大丫開始查看青島的景點,開始為接下來的這兩天做攻略了。研究了倆小時,大丫準備第二天去嶗山,在周日的時候去五四廣場、八大關、還有那沒逛完的中山路。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在酒店里吃了早飯,大丫匆匆的下來,來到酒店旁邊的商場,買了一雙運動鞋與一個背包,并在超市里塞滿了水果、水、零食、午飯,重回酒店收拾完畢后,出門打車去了嶗山。出租車按照大丫的要求,基本上是沿著海邊走的,從出租車里看到的大海,是忽隱忽現的,路與海邊,都被蓋滿了樓房,靠著海邊走,這是大丫在考察以后再來青島可以去的地方。出租車整整走了一個多小時,到了流清河收費站下車,購買了嶗山的入山門票后就乘坐上了景區大巴。路很窄,而且人多,可是大巴的速度卻不慢,嚇得大丫坐在車里的時候,都將心提到了嗓子眼,直到她蹣跚的走下車,才算是松了一口氣。順著游人,大丫被帶到了索道旁,也許是好久沒有活動一下了,大丫決定爬山,離開索道后,大丫直奔門口而去,順著人群開始向山上走去。

做在山頂的石頭上,大丫覺得兩條腿開始不聽使喚了,只顧自的大口喘著氣,臉上的妝早已被汗水澆花,多虧此地無人認識她。下山的路看來是走不動了,只有坐著索道下山了。索道上的大丫,看著秀麗的風光,后悔上來的時候沒有乘坐索道,不知道明天是否有力氣再爬起來去別處了。來嶗山,太清宮是一定要去的,可讓大丫沒有想到的,從下車的地方去太清宮還要下一段不算短的臺階路,拖著已經麻木的雙腿,一步一顫的向下走去。

這段路兼職是熬過去的,看著太清宮恢宏的建筑,大丫才滿意的微笑起來,這功課做的太不好,早知道就不去爬山了。不過,這一趟下來,大丫倒是知道了嶗山的旅游攻略了。從太清宮出來后,大丫因為疲勞不再留戀風景,就順著原路返回了酒店,晚飯也是在酒店的餐廳里對付的,當大丫的腦袋接觸枕頭不會就呼呼的睡過去了。

早晨醒來的時候,看到鏡子里的自己,大丫幾乎狂呼起來,一天的舟車勞頓,把自己搞的跟個瘋婆娘一般,迅速的,大丫開始?飭起自己來,這也是她擅長的。昨天一天的勞累,雖然心里還是挺滿意的,不過渾身的酸痛也是真切的體會。這個時間點兒,酒店的餐廳也歇業了,看到背包里還剩吃的,就胡亂對付了一頓,吃完了就到酒店前臺結算了房間費。

按照先前的計劃,今天應該去五四廣場的,因為身體的勞累,大丫決定只去八大關。在酒店門口,大丫伸手攔下出租車,就去了八大關。大丫其實對這些德式建筑不是很感興趣,舉著手機找人幫忙拍了幾張照片,算是作為來過這里的證據吧,無心戀戰,隨便的逛了幾天街,大丫就打道回府了,確切的說應該去中山路,她聽說那里有許多好吃的。按照先前的道路,大丫又走到了教堂前,白天里看得的確比夜晚清晰,只不過沒有晚上那么的妖媚,教堂前的廣場人很多,也有很多在拍婚紗照的。肚里的咕咕聲,讓大丫急于找到劈柴院,一想到吃的東西,大丫的嘴里就要流口水了。

中山路的天橋底下,隱蔽在那里的就是劈柴院,進了胡同口,大丫的嘴就沒有閑著,手里的東西還沒有吃完,已經開始問另一樣的價格了,就這么的沿著胡同一路吃過去,在胡同勁頭的時候,大丫幾乎要撐得扶不住墻了,這是青島之行最得意的收獲吧。搖著滾圓的肚皮,大丫背著自己的家當向火車站挪過去。

青島到濟南的動車上,大丫幾乎是睡著回去的,到濟南的時候,是被列車員搖醒的,就這么迷迷糊糊的從火車站里出來,又回到了熟悉的地方,明天是周一,早晨八點的時候,她又會準時的出現在泉城廣場旁寫字樓上那間辦公室里,直到……直到下一次逃跑吧。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