債務糾紛


在單位呆的時間長了,身上就會長肉,那些所謂的文明病都會纏上身。大壯也是如此,他的體重除以身高,一公分的重量超過了1斤,身體也出現了多出毛病。以他的體重,條不敢跳,跑不敢跑,每天晚飯后,跟老婆出去散步,這管用嗎?
我跟大壯說,跟我去騎車吧。
大壯摸著方向盤說,恐怕是騎不動了。
一天,同學風子打電話救急,他們約人打籃球,人沒湊齊,叫我去湊人數。大壯上學的時候籃球打的很好,我約他,他正沒事,跟我一起去。
同學他們只到了5個人,加上我跟大壯就成了7個人了。如何分幫成了難題。大壯說,不用考慮他,大家不同意,說他是個關鍵的中鋒。
最后決定,我、風子、大壯一幫。
打了不到五分鐘,就知道大壯為什么說不用考慮他了,打了不到5分鐘,就跑到場邊去喘氣了,看他喘的厲害,簡直要把肺給吐出來了。
我們重新分伙,大壯就到場邊去散步了。
風子在銀行工作,他的客戶們喜歡打籃球,所以,就辦了籃球館的會員卡,每周約客戶來打籃球。這次實在是湊不齊人了,就給我打電話了。
風子是我不常聯系的人之一。也許銀行是個前衛的地方,他與媳婦的財務是分開的,即使是孩子,也是一起出錢。對于我們這些俗人來說,簡直是不可思議。
他的媳婦開一家公司,經營還不錯。收入比風子高。
據說,風子也要辭掉銀行的工作去開公司。希望這個決定不是要為了比媳婦的收入高。
那次打球后,我們再也沒有聯系打球的事,可能是風子他們不再缺人手吧。
自那次打球后,大壯是累趴下了。我記得他上場也沒有幾分鐘。
年底的時候,風子打電話找我,說他手頭有點緊,問我借錢。我說多少錢?風子說,幾千可以,多了更好。
我問風子,借錢干嘛?
風子說,我已經不在銀行干了,現在自己干。
既然是幾千塊錢都需要的話,我敢斷定風子的生意做的并不好。我給了他5000,這是我能承受的還不回錢的最高的金額。風子說三個月后會還給我。我覺得,三年都不一定還。
我猜錯了,不到兩個月,風子就把錢還上了。我挺慚愧的,是我錯過風子了。當我把風子借錢的事跟大壯說的時候,大壯說,如果一個月內他不再跟你借錢,那就表明他不缺錢,如果在一個月內他再借更多的錢,你一定不要借給他。
我將風子借錢的事給大刃說,大人告訴,風子也跟他借過錢,張口要十萬。大刃又說,一個月內風子必定還會給你借錢,這次會借的更多。
果然,不到一個月的時候,風子又來跟我借錢,這次要兩萬。這次,我沒有借給他。
后來,我聽說風子借了很多人的錢。很多人找風子要錢,風子找很多要賬。
大蔥說,風子把錢提前還給你,就是想給你造成一個好借好還的假象,他想要更多的不好還的錢。
這個世界的套路怎么這么深。
如果有好借好還的,銀行的貸款就沒人要了。身邊不少做生意的朋友,動不動就跟別人借錢,借了錢并不一定會投到生意里,首先拿來享受。我的老婆說,你借錢給別人是出于好意,可是,當借你錢的人會讓自己的老婆孩子餓著,而把錢還給你嗎?當借你錢的人看著你的老婆孩子沒錢花的時候,他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老婆孩子要吃好、穿好。
老婆的這個總結很到位,雖然風子到處借錢,可是他繼續住在大房子里,他的孩子繼續在高檔的幼兒園上學。他為什么不找他老婆?又是套路。

債務糾紛》上有2條評論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