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不是這么算的

?大闖的做事原則挺奇怪的,公司里有很多事,不找專門的工人,卻喜歡找自己的朋友。他理論基礎是,找些小工費用也不低,不如把找小工的錢拿出來,等干完活一起吃飯得了。看似有理有據,大家都不是小工,所以,很快,再找人的時候,不是這個人不在,就是那個人家里有事。還是要去找小工。

如果大闖請客吃白飯的話,大家一定會去捧場的。這個大闖的這個理論挺扯淡的,找個小工一天200,你喊上兩個朋友去幫你干活,算是你請大家吃飯,還是大家干活請你吃飯,誰都不是傻子。其實,也不是大家就是在強調這個理,大家忙忙活活的在外面賺錢,得空就來這里打小工,自己不吃飯了?

大闖為人挺刻薄的,在他那里工作的,幾乎沒有老員工,如果說老,也就是來的員工要簽兩年的合同,第二年的比第一年來的員工老。大家勸他,將員工的待遇提高點,讓他們在這里干的時間長一些,省得每年春天的時候到處招人。大闖聽不進去,所以,有的時候,與他在一起坐一會,聽他說的最大的一部分內容就是他的員工如何的不懂事。大家聽的耳朵都起繭子了,當他開口的時候,大家都顧自的低頭玩手機去了。

大闖是個十足的商人,說的好聽點是先小人后君子,可是,與他合作的朋友們到最后都是不歡而散的。而那些與他合作不起來的那些人,私底下都是很好的朋友。就有一個大闖曾經的朋友這樣說過,大闖到處說這個人不好,那個人不好,全世界都欠他的不成?

我也發現大闖有這個特點,身邊沒有朋友,沒有真正的朋友,遇到事情的時候,跑都來不及,更別想去伸一把手了。大闖的生意挺大,老是懷疑手下人,手下的人沒有一個人能讓他放心的。

有一年,大闖把自己的一個同學給招回來了,專門負責他的生意。他的這個同學干著干著,實在干不下去了,其實,也不僅僅是干不下去了,是有人來挖他的墻角了,挖墻腳的不是別人,而是大闖對門公司的。所以,我們每次去的時候,都會看到大闖原來的員工,他的同學坐在對門公司的前臺上。

這簡直比抽大闖嘴巴子還痛,整整一年多,大闖無時無刻不在說他同學的種種壞處,其實,這個時候,大家已經有點厭煩大闖這種做法了。

大闖的心機很重,他跟你說過的話,絕對不是表面上的意思,你要是實在點,相信了表面上的意思,就要吃大虧的。開公司這么多年,沒上大闖當的都不是朋友,把大闖當做朋友的,幾乎都在大闖身上吃過虧。慢慢的,大闖的身邊,朋友越來越少。

朋友之間,如果是酒肉朋友的話,那就談酒肉的事情,如果是知己,就多多談論生活、談談生意,就怕有人拿著酒肉朋友當知己,這些年,大闖的這些朋友,就是把大闖眼中的酒肉朋友當做知己來做了。最后吃虧的還是知己。

都說多一個朋友多一條路,而有的時候,少一個朋友,就少了許多的坑。有了某個朋友的幫忙,做一些事情能順手一些,少了某個朋友,也沒見誰就過不下去了。

對此,我很佩服有些人,看朋友很準,不會被某個人一句、兩句的甜言蜜語所迷惑。

家里的水盆破了,去建材市場看看,買個新的。老遠的,看到高小華坐在小貨車的車廂上,與一群裝卸工說笑著。我過去打了個招呼,高小華撥開眾人,跑過來,問,哥,你這是去哪里?我說我要買個水盆。高小華接這句話,撥了一個電話,嚷嚷道,我哥去你那里拿個臉盆,你給打六折。掛了電話,高小華指著一家店給我說,哥,去那里吧,我都跟老板打好招呼了,你過去拿就行,質量你放心。他接著說,我這里在等一個活,等晚些時候,我給你打電話,咱倆吃個飯。

這著實讓我感動了一番,高小華還是心地善良的,可就是有時候愛逞能。

 

帳不是這么算的》上有6條評論

  1. 蘆葦大叔

    @鐵路客流量:如果大闖是我見到的唯一的老板,或者,我見到的其他老板都是這樣的話,我就不會這么說了。而我見到的其他的老板們卻不是這樣的。

    回復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