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那樣就很好

你看到干凈的桌子上有塊小碎屑,會不會覺得礙眼,將之拿走?這不是說強迫癥的問題,而只是一個習慣。這個習慣延伸到別的地方的話,就是會去發現各種問題中的不足,想辦法把這些問題的不足改掉。

然而,改掉不足是好習慣,當這個習慣用在別人身上的時候,是要考慮清楚的,有些事情,別人可能覺得就那樣行了,或者說你為什么要來管我的事,更或者說是好心辦了壞事了。好心辦壞事,我是做過的,一個客人,自己帶著被子,好心給他添水,哪知道擰開蓋的時候開錯了位置,將最上面裝茶葉的蓋子給打開了,里面的茶葉都給泡壞了。

大闖的生意曾經有段時間也遇到過困難,困難是公司的員工集體辭職不干了,而且走的很決絕,即使公司壓著一部分錢,也不要了。對于這一情況,很少有公司會出現的。在大闖的公司熬過那段時間后,我試著聯系了離職的員工,想幫大闖問一下到底是什么原因讓他們辭職的。

在開始做這件事的時候,我就明白,在大闖與離職公司員工之間,肯定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即使這樣,也可以從中分析出一些蛛絲馬跡來。我和一個離職的員工聊了很長很長時間,幾乎用掉了一塊電池的電量。我將談話的內容發給了大闖,說,可能這些員工本身就帶有怨氣,說的原因可能挺片面的,但是,可以從里面得到一些信息,以后注意點。

收到我發過去的信息后,大闖卻打電話過來,問我找的是哪個,然后把這個員工說的一無是處,我當時握著電話,感覺汗都要下來了,多虧是電話,這簡直在打我的臉,我的確是好心辦壞事了。

當我把這件事說給大蔥的時候,大蔥說,其實道理很簡單,大闖對員工苛刻,員工不愿意在那里,而大闖不覺得自己做錯了,所以,你給他總結的那些談話信息,大闖是不會看的,或者,看完了還要罵你多管閑事。他就是這樣一個人。

雖然我自己感覺大闖有點“狗咬呂洞賓”,但轉念一想,自己何必去討這個沒趣呢?你看到桌子上有個小碎屑,你自己的習慣可能要把它清理掉,卻忽略了這個小碎屑放在那里可能有一些人的道理吧。

這個道理是許多人的交往哲學,熱心的為別人干某事,往往得不到感謝,而如果一件事對你來說很容易,你用很“為難”的方式去做了,那個人可能會感謝你一輩子。

也不能說所有的人都這樣,比如我去倒水,把別人的茶葉給泡壞了,而杯子的主人卻并不生氣,他看的不是茶葉,而是我給他倒水。這就是人的差別。

在給顧客送零食這件事上,雖然我覺得給顧客送去零食,是我本分的事,可是顧客都要說好幾聲謝謝,這本身也是顧客的素質高的原因。看到顧客這般,我更要將服務做好,才能與顧客襯托起來的。要不說,跟高素質的人在一起,潛移默化的也會受到影響。

又到周末了,孩子可不能憋在家里,那樣,孩子上火,大人也會上火,每到周末的時候,我都會給孩子安排一個事做做,大人也能跟著散散心。

不知道孩子從哪里知道了釣魚這個事,非要讓我領著他去釣魚,這在小時候,釣魚對我來說,是很拿手的,也該去體驗體驗兒時的回憶了。

 

或許那樣就很好》上有5條評論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