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耀的資本

一天十二個小時,我騎行了165公里。

當我在群里說的時候,卻成了炫耀的資本了。群里的城市小青年們,說我很厲害。在他們眼里我就是很厲害。他們沒有騎行過這么長的距離。我厲害嗎?比起那些比我更執著于自行車的人來說,我是一個連初級都稱不上的初學者。

什么才會被當做炫耀的資本?就是炫耀的對象所不能做到的事情。對于我一天的戰果,在很多眼里,是不值得一提的,而在另一些人的眼里,就可以拿來炫耀的。

這對我來說,是否會成為炫耀的資本,首先要選擇合適的對象。

我的壯舉,對大蔥來說,是不可思議的,他是無論如何也做不到的,做不到,可是他也想做到。大蔥對阿萊說我騎自行車的事,阿萊卻是無動于衷,他對自行車沒有概念,就像是對牛彈琴一般。

大蔥不僅成了被炫耀的對象,當與別人在一起,還有我在現場的時候,他總指著我說,這家伙一天騎了160多公里,有的時候,也吹牛說,騎了200多公里。對此自行車不關注的人,也許在他們的眼里,我就是個傻B。

我接觸的騎自行車的人比較多,對于我的騎行路程,我很清楚。我也常做些去騎行西藏的夢,通過這次騎行,我明白了,離騎下西藏來,差的還很遠。

我們知道有一種情懷,叫低調。高不起來的調子就低點的好。還有,都想炫耀,就會有人打壓別人的調子,低調也能躲藏一下鋒芒。

高小華當年跟著裝修大佬混,賺了錢了,直接買了一輛幾十萬的車,這個在他們圈子里鬧得沸沸揚揚的。并不是因為高小華賺了很多錢,他的炫耀暴露了裝修大佬賺的更多的錢。高小華外漏了老大的財了。

我們中國人有個習慣,就是謙虛。當別人說你哪方面挺厲害的時候,被夸耀的人往往會謙虛的說自己這里不行,那里也不行。國人意識到這個缺點了,開始轉變態度了,但是轉的有點大,不管行不行,都說自己行。矯枉過正了。

家里需要裝一個榻榻米,到建材市場去考察,問價格、談材料,水很深。高小華是家裝圈里的,就咨詢他。他還是那么的熱情,立即給推薦了一家。

談材料、談設計、談價格。回廠加工去了。

終于等來了安裝的那一天,兩個師傅來組裝的。

當安裝完畢后,我傻眼了,這怎么是榻榻米呢?媳婦給了一個很恰當的形容,扣在地上的一個箱子。

我打電話給老板,問是怎么回事。老板說,榻榻米就是這么做的。

可是,怎么和我見過的榻榻米不是一個樣子的。朋友家這個月也裝了一個榻榻米,我去考察了。

在電話里,我跟老板費了半天的口舌,我堅信安裝好的根本就不是榻榻米。老板還在堅持他做的就是榻榻米。

我打電話咨詢其他家的榻榻米,都跟我現在家里的這個有區別。我重新跑建材市場,拍攝朋友家的榻榻米,到網上找樣圖,結果呢?高小華給我介紹的這家只是這水平,也只能做這么一個東西。什么東西?扣在地上的箱子。對了,當我把衣服放進榻榻米里,下面沒有底,相當于直接扔在地上了。

錢都花了,而我也是一個要面子的人。如果是我直接找的這家老板,我可能一分錢不給他。

事后,我對這件事反思,在我們裝修的時候,有的花十萬,有的花二十萬,這些錢的差別是什么?要我說,僅僅是材料的差別。比如地板,在同一家裝修公司,有的人可能用30每平的地板,有的人用的是100每平的地板。

除了材料,我們常掛在嘴邊的匠人精神呢?我們感覺不到,十萬與二十萬是否有粗糙與細致的差別。也就是說,30塊的地板與100塊的地板,是用同一種標準做出來的。就這么簡單。

拿我的榻榻米來說,2000元的與3000元的,可以在材料上差出來,可是,你不能用三千塊的材料給我做出一個半成品來吧。

有的時候,我們說一個產品質量很差,就跟紙糊的一樣。而此刻,用的倒是貨真價實的東西,而已經沒有了使用的產品的功能了。

當初,高小華給米爾裝修房子的時候,就是水平不行,米爾看到裝修的結果,是糟蹋了高價買來的材料了。裝修做壞的東西,能返工嗎?不能,返工就意味著重做,不是所有的東西都可以推到重來的。

風獨味零食

風獨味零食

炫耀的資本》上有6條評論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