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太太吵架

帶孩子在小區的滑梯上玩。有個小孩不遵守規矩,從上面滑下去之后,不是起身離開,反而是翻身過來,順著滑梯爬上去,如此反復。

孩子們在滑梯上等著,見這個不守規矩的小孩快樂的玩著。

當時,我在想,這個小孩正在制造不和諧,這么個玩法,別人就沒得玩了。可如果上面有個孩子不管他,直接滑下去,就可能傷到下面的孩子了。

那問題就大了,傷到別人就需要賠償,而耍賴式的霸占滑梯,卻不是那么嚴重的事情,如果敢有大人去計較的話,一定會引來小孩家長的奚落,跟孩子一般見識。

這就讓我們見到社會上那些“蒼蠅般”人物的出處了。

大清早,我正睡的踏實,忽聽樓下傳來大大的吵架聲。根據聲音,約莫的能猜出是兩個老太太。

非禮勿聽,可是聲音實在是太大。

原因可能是因為一個老太太把垃圾亂扔,引起了另一個老太太的不滿了,找上了門。在指責中,我還聽到一個重要的線索,“你養的雞到處拉屎”。

我這就明白了,是我們三樓干的。

三樓的住戶,挺正常的,一切不正常的根源來自于女方的弟弟。

這個弟弟,有人說他腦袋不正常,都說離他遠點。他正住在樓下的煤屋里。可能是在工地打工,時常從外面搬些工地上的東西回來,都堆放在小煤屋的門口。

不幸的是,我家煤屋與他的煤屋隔壁。

由于堆放的物品太深,直接給我的煤屋堆出一條走廊,進出是十分的不方便。男的可能真是有問題,跟他說,他卻不聽,就是當面不聽你講。

去找他姐姐,雖然姐姐不停的道歉,也只是局限在道歉上。

因為煤屋不常去,也只是在里面放些基本不用扔了可惜的雜物,再說了很多次之后,就不去管它了。

上面說到雞的問題。三樓要了二胎,把老母親從老家接過來看孩子。看那太太的年紀,根本做不了事情,顫微微的。

為了讓外孫女吃到雞蛋,就在樓道里養了一只雞。雞長大后,就隨時在小區的各處出沒了。幾乎每個樓道里都有這只雞拉的屎,讓鄰居苦不堪言。

小區居民找樓長,樓長去交涉,除了賠不是,別人啥也不做。

我們的小區,雖不算高檔,倒也干凈整潔,這么一只雞,就打破了小區的整潔。可是小區里,住的是以前單位的退休職工,彼此和氣,都不是破口大罵的人,只能無耐的忍受這個事。

而我煤屋的鄰居卻依舊我行我素。

前幾天,我想放幾桶花生油去煤屋,老人立即勸阻說,煤屋凈是老鼠。我知道,這肯定是門口的雜物招來的,以前我記得放在煤屋的大米都沒事。老鼠也嚇得孩子再不敢去煤屋找玩具了。

此時,在樓下吵架的老太太,是小區的某一位居民,另一個是三樓的娘家媽,吵了一會就停下了。這也就是發發火,出出氣的問題,根本解決不了問題的。

我小區門口的雜物依然存在,而且會越積越多,我擔心某一天真的進不去了。

這不就是與文章開頭的那個孩子與他的家長相同的行為嗎。

風獨味零食

風獨味零食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