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打上來的蟹子

買蟹子的時候,看到了鲅魚,這是吃鲅魚的季節,問價格,28一斤,想讓老板便宜一點,老板堅決不松口。我們想,那么多賣鲅魚的,總有便宜的,遂去隔壁攤位。老板還是咬住28元不松口。

我突然明白,今天在這里是買不到28元以以下的鲅魚了。只要第一家沒賣,后面知道的,都不會降價了。 這是市場里的規矩。

當去詢問蟹子的價格時,老板說,本地剛打上來的蟹子,一百一斤。

我在心里問候了老板十八輩的祖宗,本地沒蟹子了,親戚就是出海打魚的。

這就是老家的一個市場上遇到的做海鮮生意的。

海鮮到底是沒買。回村的時候,在村口的市場上遇到擺攤的,鲅魚25一斤,還有蝦虎,35一斤。

這就是做生意的本份嗎?

吃完中午飯,我躺在床上看《不如去飛》,突然想起我的榻榻米。撈起手機,查我的榻榻米的品牌,從搜索結果來看,這家店是專門做了推廣的。

第一位的,是他們的網站。我逐條的看產品。他家的產品很少是拍攝的實物,多數是電腦做的效果圖,還有的圖片帶著拷貝網站的域名水印。

這時,我挺懊惱的,還整天研究百度,當初去做榻榻米的時候,怎么就沒有上網搜索一下呢。

在看到榻榻米的時候,我點進去,只看到三張效果圖,也只是外表,看不到內部。

看網站上有電話號碼,我試著加了微信,我知道,一般業務電話都會連著一個業務的微信,這是現在的形式。

果然電話號碼就是微信,加好友,填寫“我要做榻榻米”。

很快,好友申請就被通過了。

我直接問,做榻榻米要多少錢?

對方說,我們不同的板材,用不同的價格。

我說了他給我的板材。

報了價。

報價比給我的價格低了30元,我很不爽。

然后,我詢問了制作的工藝與細節。

關掉微信,我打電話給一個哥們,讓他咨詢一下價格,看是否還有再低的可能。

這個哥們十分鐘后給我回電話,他將價格給講下一百元。這已經講下了四分之一的價格了。

我夸哥們真厲害,哥們說,他去年做過榻榻米,跑了很多家,市場上的榻榻米價格差不多,如果上店里去講的話,還能更低。

這讓我更加的不爽。

我打電話給高小華,說明了此事。

高小華只是說了句“不可能吧”。

過了一會,高小華回電話,說,他也找了個朋友去問價格,果然價格低,不過沒講到我哥們的那個價格。

但是,高小華卻也顯得很委屈,說他也被騙了,不知道這個老板殺熟,殺的這么厲害。在我之前,高小華給他介紹過不少的客戶,都是跟我一樣的價格。

不過,高小華表示,他負責給我要多收的錢。還說,這樣的朋友,是砸自己的生意,還害了他。

放下電話,我陷入沉思,我不知道高小華在這里扮演一個什么角色,我希望他是清白的。

而我,并不在意高小華賺回扣的問題,在事情明朗之前,我只是在堅持我的原則。就好比是一款手機,在市場上賣1000元,有人幫我推薦了一家店,賣給我九百,介紹人哪怕賺了八百,我也要感謝他,因為給我省了100,可是,如果你把一千的手機加價到1100賣給我,我肯定不樂意。這樣的生意,還用介紹嗎!

可能解決這個事,需要一段周期的,我也知道高小華會很賣力的做這件事的,我知道,高小華即使真的吃了很大的回扣也會給我去要錢的。以前他介紹的那些朋友,知道了此事,肯定不會輕饒高小華的。

我現在需要做的,就是靜靜的等待。

其實,有些人做生意,真會把自己做死的。我本來做的那個榻榻米,價格就不高,多賺個幾百塊,也發不了財的,更何況還是熟人介紹的。這么一來,讓我知道這件事,從我這里,是不可能介紹過生意去了,我也會將這件事告訴給我認識的人吧,等于失去了一個會繼續擴大的群體的生意了。

在放下電話的時候,我并沒有停止對這個品牌的研究,我繼而發現,這其實是一家在城鄉結合部里開設的小廠家,卻在對外宣傳上花費了大氣力的,嫣然把自己包裝成一個大品牌。不過,我初次去的時候,根本不知道榻榻米有什么名牌,就像我雖然戴著眼睛,卻從來不知道哪些品牌的眼鏡是名牌一樣。

本地的蟹子是名牌,被包裝的小作坊也是名牌,拆穿假名牌其實很簡單。親戚告訴我,本地沒有蟹子可打了,而榻榻米的假名牌只不過從網上結合我對廠址的了解就知道了。

本地打上來的蟹子》上有6條評論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