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不理發,何不如剃個光頭

克里斯托弗已經騎到特里凡得瑯了,這是哪里?在我所知道的關于外國的幾個名字,這個名字實在是太陌生了。克里斯托弗走過了那么地方,見過了形形色色的人,就像我們每天遇到形形色色的人一樣。區別是,克里斯托弗在和他們交流,而我們,擦肩而過。平時,我們只是圍著我們熟悉的人轉,轉著,轉著,就把自己的圈子縮小了。

在榻榻米這件事上,我發現,自己正是缺少一個做板材的生意,如果有這么一個熟悉的朋友,我就可以知道榻榻米的大致價格了。

高小華約了榻榻米的老板與我談最終的價格。

對于制作榻榻米,我的確是個外行,而且,我也已經失去了談判的先機了。

這也怨我自己,相信了高小華。

對于任何的商品,我堅信的一個信條是,無論牌子大小,好與不好是跟經營者有關的。你購買的商品是否物美價廉,代表的是銷售者的的為人怎么樣。

在我銷售零食的時候,我也想通過一個途徑,詢問一下,他們對我的零食的感覺。以我的能力卻是做不到,顧客們對我商品的感覺,是最好的銷售數據,可以很好的利用的。在更換零食包裝袋的時候,我就咨詢過顧客們,他們以絕對的優勢,把我選擇的那款給排除了,幫我選擇了另一款包裝。

會有人像我這樣在意顧客的體驗嗎?比如現在的榻榻米,讓我很不爽,誰碰上也不會爽。

最近這段時間,不知道為什么,總是遇到不如意的事。去年的一天,去逛街,正好理個發,遇到一個理發店,理了一次,感覺不錯,就辦了一個會員卡,會員價是20元每次。

今年再去的時候,我發現理發的價格漲了。問我的理發師是不是漲價了。

理發師說,去年是理發店剛開,為了吸引顧客,就定價為30元,辦會員的話就是20元。今年,人氣高了,就將理發的單價提高到50,會員價格是35元。

理發師說的很輕松。

正好旁邊洗頭的小伙子在說服一個顧客辦會員卡。

那個顧客說,辦會員是一筆大支出,他要好好的考慮一下。

我覺得,這個顧客不會辦會員的。

對于理發師給我的解釋,我卻是這樣認為的:

去年的價格是20,我能接受,這個價格在我的承受范圍之內,我只是為了理發,而不是美發。當提高到35元的時候,我就會覺得沒有必要了。

再說了,去年的二十與今年的35元,在剪發上還有什么區別嗎?

去年在這里花二十元理發的那些人,就能坦然接受現在的35嗎?對于顧客來說,價格是要有一個接受范圍的,這是與一分價錢一分貨是有區別的。

等會員卡里的錢花光了,我就要重新選一家了。

討厭的理發店,克里斯托弗在哪里理發了來著?對了,是阿萊斯,克里斯托弗在書中是

這樣寫的:

阿拉斯附近的一家發廊里,女理發師一邊給我理發,一遍拋出一連串問題:你要去哪兒?花多長時間?結婚了沒有?可以帶我一起去嗎… …

單身在外的克里斯托弗當然可以挑逗一下具有誘惑性的女理發師。

在店里,卻沒有那么多的理發師了。幾乎都是男的。

記得,在我家樓下有一個女理發師,一個人守著一個車庫,理發便宜,附近的不追求時尚的居民都去那里理發。后來,女理發師要生二胎,就回老家了。

理發店還在,換了另一個女的來經營,不到半年的時間,干不下去了。理發店盤給了一個男的,起了一個不倫不類的名字,干了不到半年,也關門大吉了。從此,那個車庫里就再也沒有理發的了。直到現在還荒廢著,只是殘破的招牌上,還掛著“理發”在風中飄蕩。

最近,喜歡上了雜志,《三聯生活周刊》是我經常買的,卻不是訂閱全年的。辦一份雜志好嗎?其實寫自己的博客,不就是在寫雜志嗎?現在,官方的,一個小群體的,甚至是個人的,都可以在一個網站上辦“雜志”的。其實,像我這樣寫博客還是挺好的,沒有一定的主題,寫什么都可以,只是讀者太少了。也算是我們的內容太單一了吧。

熊子給我打電話,聽說我做了一個榻榻米,想要來考察一番,握著電話,我自己苦笑了一下,說,過來吧,我給你一個榻榻米的殘次品。

熊子不知道原因。

看了我做的榻榻米,熊子說,怎么市場上還有做這種的?

我說,他們給我說,怎么市場上還有你說的那種?

熊子說,遇到你的榻榻米,我見識了。

我告訴熊子,榻榻米、高小華的事。

熊子略一沉思說,這個事我幫你辦吧。

風獨味零食

風獨味零食

為了不理發,何不如剃個光頭》上有8條評論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