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上的秘密

熊子,是我的一個朋友,是真正的朋友。

熊子在知道我的榻榻米的問題后,就去搞市場調研了。他剛裝修過房子,市場上基本跑遍了,只不過是他用的材料與我的不同。通過他的調研,知道了更詳細的信息:板子的品牌、環保標號、大致的各個檔次的價格等,更重要的是,大致算出了市場上某個類別榻榻米的價格。

問題看似要解決的時候,我這里出了問題了。由于我經常在電話里與朋友們討論這個問題,全家人一致反對我再去討結果了,錢已經花了,就不是自己的,去找那個無趣干什么?

妻子也跟我說,你為了這個事,生了那么多的氣,何必呢,榻榻米已經裝上了,我們自己改造改造也能用,就像以前我們買的高密度板的床,不是也用了很多年嗎。

我也不喜歡麻煩,當初找高小華的時候,我也就是怕麻煩。其實,當初我應該找熊子,是我找錯了人。不找就不找吧。

在某種環境下,人就是被欺負的對象,克里斯托弗騎行在異國他鄉,也并沒有都收到歡迎的。在路上的時候,也好事的人,從車窗里伸出胳膊,從后背上拍克里斯托弗一巴掌。

這就是經驗,這也是成長。

而高小華呢?我對他的理解是好心辦壞事。他覺得做櫥柜的老板是他的朋友,我是他的朋友,高小華就簡單的把我與櫥柜老板簡單的捆綁為朋友了。更重要的是,高小華也不了解櫥柜,他覺得櫥柜老板給了我一個朋友價格,他不知道的是,他的櫥柜老板朋友宰了我刀。

在這件事上,高小華肯定很郁悶,我給高小華打了一個電話,開門見山,說了我的意思,讓他不必為此糾結,這些事與他無關,朋友還是朋友。既然讓我受到損失,那就請我吃頓飯吧。

請我吃頓飯就玩事了,高小華當然高興,時間地點讓我定。路邊攤吧,干凈點的,想吃烤肉了。

高小華答應,那沒有問題。

熊子那里,我也要趕快去說明,讓他別再為這事忙活了。

熊子倒顯得無所謂,說,你心里能接受就行,我也就是伸把手,出個主意,最終還是要你決定。

與熊子相處這么多年,就是相互理解,遇到事情,相互都會伸一把手。

我說,請你吃烤肉吧。

熊子滿口答應。

是不是高小華很冤?冤就冤吧,即使沒有這件事,讓他請吃飯也是應該的,因為我臉皮厚。

通過榻榻米這件事,我又學到新知識了。

平時我們做的家具,就拿榻榻米來說吧,看似大家都說能做榻榻米,但在具體的制作以及到最后的成品,還是有很大的差別的。

就拿我這次做的這個吧,沒有什么工藝,區別也只是板材,先不說大小的差別,價格高的與價格低的,是由板材決定的,就是看你用高密度板,實木板還是多層板等。

因為我用的是多層板,單單這個多層板就有很多門道,多層板的環保等級氛圍E0級、E1級、E2級。國家規定,進室內的多層板必須是E1級的。

E1級的多層板又有很多情況,有大品牌的E1級多層板,有小企業的E1級多層板,當然也有小作坊的E1級多層板。一般顧客對這些不了解,只聽說板材的環保等級,這里面的價格就差大了。

現在一個比較流行的家具裝修名詞叫“定制”,其實,當初我的也是定制。但是,此定制非彼定制。市場上的家具在我所了解的,有兩個方式,一種是傳統的制作,一個是所謂的現代制作工藝。傳統的制作工藝是,卯是卯丁是丁,而所謂的現代的制作工藝是快銷、拼裝。

就拿我的榻榻米來說吧,就是所謂的現代工藝。

他幾乎沒有工藝,按照一個圖紙,按尺寸用機床切割、打孔,就拿床來說吧,可以一米五寬的床體,也可以做一米八的床體,但是做不了床頭。對工人的木工要求很低,但一定要熟練操作機床。

就拿我的榻榻米來說吧,它可以是任何大小的方形,也是九宮格,在機床上,這就像孩子在紙上用鉛筆畫九宮格一樣。也就是大面積的多用一個螺絲釘,小點的,少用一個螺絲釘罷了。

而且,做榻榻米的每一塊板材,幾乎都是分離的。這種家具最怕的是什么?最怕挪動位置,動一次,就有可能散架。

而另一種定做,在我看來是真正的定做,它不注重你用的什么板材,而是讓板材用到合適的位置上。比如,外框架承擔了大部分的重量,就用結實一點的板材,內部起分隔作用的板材,就用薄一點的板材。外觀上還用一定的顏色與形狀,與你房子整體的風格配套,當然了,這種價格肯定高,無論是丈量與制作,需要一定的木工技術。

而我覺得,我知道的這些也只是表面上的。可能專業的人,會解釋的更加清楚,他們卻不會給你解釋的。這是他們的商業秘密。

風獨味零食

風獨味零食

市場上的秘密》上有8條評論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