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單車,怎么做到共享?

共享單車,怎么做到共享? 在小區的樓下,一把紅色的鏈鎖鎖住了一輛小黃車。見到一輛小黃車,實在不容易。如果誰用APP,找到這輛車,看到上面的鎖,該會多么的氣氛。

我從外地帶了一個小黃車的軟件回家的。當我出門的時候,發現,找輛小黃車太難了,即使去離我家不遠的商業街。所以,我卸載了小黃車,改為摩拜單車了。

摩拜單車也并沒有想象的那么方便,在我小區的門口,多數時候是騎走的多于騎回來的。出門的時候選擇摩拜單車,還要對著地圖與位置對照挺長時間才能找到一輛。在小區的門口,只會偶爾的見到1、2輛摩拜停在樹下。

以“共享”命名的單車,如何能做到與大家共享?就以我小區門口的摩拜單車來說,還不如那個長期駐扎在這里的摩的司機敬業,送走一個顧客后,那個摩的司機會原路返回,繼續在小區門口等候新的客人。

就如我樓下的那輛被鎖的小黃車,對于鎖車的人,我們應該去體諒TA,而不是用道德綁架TA。你想,大家一起湊了押金,別人出門有那么多的共享單車可以選擇,而這里卻沒有一輛,“享”的是什么?

共享單車在一座城市里的分布是很不平衡的,這一點在我以前的文章里提到過,就如同出租車在打車高峰的時候不愿意去堵車的地方一樣,如果沒有人為的干預,所有的共享單車會大部分的集中于某些特殊的區域的。

所以,要想讓共享單車真正的流動起來,需要共享單車的企業定時將共享單車密集的地方的自行車,轉移到另一個需要卻沒有人騎車過去的地方。

顯然,企業在這方面做的很不足。雖然企業打著公共、共享等靚麗的口號,而卻做著與公共、共享相反的事情。

當我們看到一輛共享單車被個人的鎖鎖住的時候,首先想到的是這個人不道德。誰去挖掘深層次的原因嗎?我想,從來不會有一個繳了押金,卻從來不騎車的人吧。

在任何一座城市,都會有一座讓大家擠破頭都想把孩子送進去的最好的學校,就如同這么一個學校里,不會有家長說“教育不公平”的話吧。在共享單車里,也存在同樣的問題。

其實,說白了,共享單車不屬于任何一個繳押金的人,它還是屬于企業的。在遇到共享單車被鎖的時候,是鎖車人與企業的事,他們之間的糾紛。我們不是法官,這不是我們應該討論的問題。

共享單車的經營有很大的問題,我們不能僅僅用“道德”這么粗暴的、簡單的方法去解決。

我記得看過這么一個視頻:

一個男的,拿著一把鉗子,去街上尋找被鎖住的共享單車,然后拿鉗子把鎖剪斷。這很英雄嗎?是否可以這樣想,如果哪天你把車停在不允許停的地方,我可以自行把你的車處理掉呢?鎖車人即使有錯,處理鎖車人的絕不應該是“個人英雄”。

你是否看到過這樣的故事:

在國外的某個地方,為了幾個乘客,一趟火車可以不取消班次,一直僅為這幾個人服務。

看到這樣的故事,多么溫情。共享單車能做到嗎?在一個很偏僻的地方,有人繳了押金,卻沒有車可騎,共享單車會定時送過幾輛單車去嗎?

這可能就是大部分鎖車人所遇到的需要解決的問題。

當然,有些是破壞了車鎖,特別是小黃車的機械鎖,被鎖住了,就變成個人的了。那是超越道德范疇的行為,該是共享單車與法律部門去解決的。可惜,沒見過共享單車企業關心過我們是否有車可騎。

還有一個問題,我們使用共享單車交了押金,那是否可以這樣:我不要押金了,然后帶一輛共享單車回家呢?我記得我們所交過的所有押金里,都是有這個功能的。

總之,對于共享單車這個經營形式,我們是顧客,我們有享受服務的各種要求,做好不要用“道德”去約束任何一個和我們同是顧客的他人。共享單車給予每一個繳了押金的顧客的服務應該是普遍的,而不是局部的。

風獨味零食

風獨味零食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