濃情的小商店

這個話題,起于我們樓下老丁的小賣部即將關閉。現在規模小的店面都不太好做,被各種集團規模的鏈鎖所沖擊。從人的感情來說,卻還是喜歡人情味濃厚的小店。我自己的感覺,沒有了人情味,連我們這些顧客都變得機械起來;反而在那些充滿人情味的小店里,能讓你感覺到自己的生命。

前一陣,網上流行過一段時間的無人超市,一些覺得方便的、去嘗鮮的顧客,說購物的精力很棒。而我卻感覺,當顧客走進門的時候,就已經變得與掃描的機器、自動出貨的機器一樣了,你這個顧客,已經脫離了顧客的生命個體了。

我去過新華書店,去過如是書店,這恰如是沒有人情味與有人情味相區別的兩個售書的經營形式。雖然,我說過如是書店的咖啡味很濃,感覺如是書店的社科類書籍太少,可還是喜歡如是書店的經營模式與形式。我想,區別就是里面的人情味吧。

這個高檔的小餐廳二十多年來成為肯辛頓一道固定的風景線。它的顧客評論說,去這個餐廳更像是去赴一場晚宴,因為大多數時候女主人薩利·克拉克并沒有菜單,只是做當天自己想做的食物。餐廳的氛圍輕松隨意,每天用市場上當日最新鮮的食材為顧客提供三四道菜。——摘自《去你的,生活》

無疑,克拉克是我們所知道的餐廳里,最特別的一個。肯德基、麥當勞、李先生、必勝客等,用長年累月的幾款產品為顧客服務。鏈鎖的,是一個標準,廚師、店面、口味被固定為幾組數字。不會因其中的任何一個人而改變。

不知道,企業做大了,是不是就會失去人情味呢。看網上那些正在初創的公司,無一不是在打著“人情”的口號,這說明什么?說明我們說顧客是講人情的。

從我家出來,穿過一個路口,有一家小飯店。我們經常在那里搞家庭聚會。老板時常過來遞支煙,說說一些常談論的話題;老板的母親,是飯店的服務員。在我們吃飯的時候,常過來幫助清理孩子丟的到處的飯,或者談談看孩子的事。

這些,就拉近了我們之間的距離。那里有人情味。
與此相反的是,在一家自助餐廳里,當我們表示不再用寶寶椅的時候,一個服務員一腳將椅子踢出去老遠,這樣,她就不用再動手搬了。對于我們來說,寶寶椅即使是把椅子,那也是為寶寶準備的,從心理上說是應該小心呵護的東西,被一腳踢開,就像是踢在寶寶身上,也踢在我們臉上。

上面的兩家飯店,你會選擇哪家?

人情味可以裝出來嗎?

回答這個問題,看電視就知道了。演員的苦情表演能把你看的眼淚汪汪的,這就說明了,人情味是能演出來的。

那么,在人情味的店內就有可能是表演出來的店。不過,即使顧客分辨不出是否表演,還是會喜歡人情味。

樓下的那家二十四小時便利店,如果開的時間長了,我會記住里面商品的價格、放在哪個貨架上,而在店內的人,今天走一個,明天來一個,當然也不會知道我經常買哪個牌子的香煙,我每次都要將信息輸出、輸入售貨員,通過機器顯示價格才能帶走我的煙。

一直以來,我在處理零食的生意時,想著的,就是要符合這個特點。比如,我在風獨味的博客里寫與顧客的故事,就是要把一個冷冰冰的小生意做濃情一些。我想,在這個冷冰冰的數字與機械的時代,還是保留一些人情味的好。

風獨味零食

風獨味零食

濃情的小商店》上有2條評論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