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詞奪理的談素質問題

有一年夏天,給孩子剃了個光頭。出去逛街的時候,不少陌生人伸手過來摸摸孩子的光頭,當把頭發留起來的時候,再沒有人動孩子的腦袋了。而我,見到別人家的小孩留著光頭,不管認識不認識,也是忍不住去摸一把。這是什么心理,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如果不想別人摸小孩腦袋,就不要理光頭。

在摸小孩光頭的問題上,“光頭”是引起大人“摸”這個動作的導火索,大人心理上有一個“摸小孩光頭”的潛在的行為,卻需要“光頭”來激發這個動作,算是條件反射吧。

可是,“光頭”卻不是所有人“摸小孩腦袋”的條件,路過那么多人,不也是只有很少很少的人去“摸”小孩腦袋嗎?

今天要說的這個問題,在以前是討論很激烈的,那就是國人出國旅游問題。種種言論在怒斥國人的素質不高。其實,我只想反問一句,既然知道國人素質不高,為什么還要吸引我們的游客去旅游呢?
國人的素質就擺在那里,這是個自己看著辦的事情。,選擇權并不在于出國旅游的這些人,而在于目的地上。

新疆有個景區,叫火焰山,在那里有一個鐵扇公主,據說,這個鐵扇公主的胸被游客摸得是油光透亮的。這又不文明了吧,既然知道有的游客有去摸胸的行為,為什么不用個柵欄一類的保護措施呢?其實,最終我想說的是,做雕像的時候,為什么要設計一個衣著單薄的隆胸體呢?

有些時候,壞的行為不是心存已久,不過是臨時起意。即使是臨時起意,也會有“條件”的刺激的。

年少的時候,出門,家長都囑咐我們,不要露財。好人多,不會被你的財吸引,壞人,我們防著。可是,如果財被沒有成為壞人的人,臨時起了歹意,就是最可怕了。就好比是誠實的人說了謊話了。

我記得一次跟一位作家朋友吃飯,沒有單間,在大廳里。大廳里人多,熙熙攘攘的。這位朋友說,這是以前吃大鍋飯時留下的習慣,喜歡熱鬧。

不過,吃飯時高聲喧嘩,的確是大家的常態,除非有隱秘的事情需要耳語。今天,在地攤上吃飯,周圍的幾桌客人,就在高聲喊著。你會認為他們的素質差嗎?我覺得不是,這里本來就是一個喧嘩的地方。

一個適應了高聲喧嘩的人,難道去了需要安靜的地方,就能安靜了嗎?喜歡使然,還是會高聲說話。
所以,有些時候,不要非給某些人或者事情輕易下結論,要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多包容一些。有些習慣,就像學英語一樣,沒有英語的環境,學起來特別吃了 可是也不代表進了美國的邊界,就立馬會說英語了,那是需要時間磨練的。

今天,看到一個說吐痰的問題,有些人說現在人的素質高了,不隨地吐痰了。略一思索,我卻覺得不對,不隨地吐痰,那把痰吐在哪里了?最后,我明白,好像現在大家不怎么“產”痰了,所以就不牽扯隨地吐的問題。

過去,大家說中國式過馬路說問題,而我覺得,中國式馬路是由于馬路造成的,在路口設計上存在缺陷。在本地,有個路口,架著天橋,十字路口的四個角上都被鐵欄桿給圍住了。行人過馬路,只能通過天橋。當多年以后,那里的行人習慣了天橋后,即使拆掉欄桿,也還是會走天橋的。

那么,真會這樣嗎?我說不會。為什么我否定自己呢?你想,行人一天要走無數個路口,假使在其它的路口都是用壞習慣過的,在多對一的情況下,習慣是養成不了的,養成的還是壞習慣。

在一些洗腦課上,會講一個習慣的實驗:把青蛙放在箱子里,蓋上蓋,時間久了,青蛙跳起來的高度就不會超過蓋子了,即使把箱蓋拿掉了。

這就類似于一個習慣養成的事例,而這個事例卻很少被用到素質的養成上,在投資洗腦上,卻是屢試不爽。

所以,當再次遇到素質的問題時,請不要批評,或許,我們要找一個正確的方式來改變它,而非一味的批評、懲罰。

其實,一些人的素質高,也不是從娘胎里帶來的,是手把手教出來的,更別說有的人通過某個過程養成的。如果說素質靠一次批評或者懲罰就能改過來的話,那素質就不是問題了。

風獨味零食

風獨味零食微信號

強詞奪理的談素質問題》上有8條評論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