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狗東西

狗這東西,躲著它總歸不是辦法,你要學會打。打狗,不僅要打得它咬不到你,還要打的它沒有咬你的想法——蘆葦叔叔語錄

小時候,鄰居養一只狗在平房上,每當有人經過的時候,這狗就跑過來,在你頭頂上“汪汪”的叫喚。特別在晚上的時候,黑咕隆咚的,突然頭頂上出現狗叫聲,常把路過的大姑娘小媳婦嚇得吱哇亂叫。

有的時候,我在自家門口站著,這個狗東西,不厭其煩的在頭頂位置“汪汪”的叫不停。

這個狗東西得治治。

我有彈弓,我站在胡同里,制造點動靜,這狗就“汪汪”的跑過來了,剛一探頭,彈弓里射出的石頭,就飛向狗頭了。就聽一聲凄厲的狗叫聲,伴隨著狗跑開的聲音。

如此反復多次,這狗還不長記性,路過,它還叫。

我爬上鄰居屋頂(狗跳不過來),狗在平房上,沒有躲避處,我連環開弓,只把狗打的快要說人話,、跪地求饒了。

從此,這狗見我來了,一定“凄厲”的跑開,絕不敢露頭。原來,這狗東西還是有記性的。

我寫的是狗,說的是狗。狗,不打不行。

風獨味零食

風獨味零食微信號

這個狗東西》上有20條評論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