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的鬧劇

外地的朋友打電話來,說要到這里玩。

我立刻幫忙訂酒店。吃飯的問題,我覺得與同學的關系近一些,就安排在家里吧,如果實在忙不開的時候,再去外面吃。

我把同學要來的消息告訴全家。全家齊動員,打掃衛生的打掃衛生,準備食物的準備食物,忙活了好幾天。

萬事俱備,只等同學來。

在約定的日期的前一天,我把這里的準備情況告訴同學,并問具體幾點能到。

而同學卻扭扭捏捏的說,就不去家里了,因為他帶著的,并不是自己的老婆。

這可如何是好。在家里興師動眾的搞了這么大的陣勢。即使這次就把那個女的當成是同學的老婆,誰敢保證以后不見真的老婆。

這個事挺為難,這個事如何給老婆交代呢?

我給老婆打電話說,同學那里出了個情況。

老婆問,不來了嗎?

我說,不是,同學帶來一個人。

老婆問,是他老婆?

我說,不是,一個不是他老婆的女人。

老婆說,滾蛋。

我說,你們不用出面了。

老婆說,你也不許去,如果被你同學的老婆知道了,不罵死你。

我說,如果他老婆知道了,肯定會離婚的,跟我更沒有啥事了。我盡地主之誼,請同學吃頓飯,其它的,就不管了。

老婆說,那不行。

我說,作為懲罰,我甘愿回家打掃衛生一個月。

老婆說,再惹我,我把這件事告訴你同學的老婆。

這個把柄總算攥在老婆手里了。

同學來的時候沒開車。我打車去車站接的他。從車站出來的時候,我看一個女的跟在他的身后。看樣子,像是在躲避什么。

難道是不好意思?

我們直接去了一個小餐館。

隨便的點了幾個菜,我與同學說著話,而那個女的,在旁邊靜靜的吃著,也不插話。同學酒量大,在不停的喝酒。而那個女的,也跟著一起喝。我斷定,這個女的,酒量也很大,只是在這個場合里,沒有放開。

從外表上看,這絕對不是個常見的朝三暮四的女人。確切的說,還有點文雅,如果在一個讀書會上,誰會想到這背后的,這么一個故事呢。人不可貌相,的確是有道理的。

只是,讓人不明白的是,同學是怎么跟她勾搭在一起的?

大蔥對此總結的很有道理,他說,這類人,有氣場,就像磁石四周的磁場一樣,當他們進入彼此的“場”的時候,是會有感應的。

那問題是,現在在這里吃飯的人很多,他們都在一個磁場力,那還不亂了套?難道還跟對講機一樣,有相同的對接密碼?

在這期間,老婆不停的打電話,催促我回家。

我知道,如果跟個正常點的同學或者朋友吃飯晚的話,老婆是不會這么在意的。

同學見我被老婆騷擾,打趣的說,你真是個妻管嚴。當著那個女人的面,我沒好意思說,里里外外不就是因為旁邊的那個女人嘛。

在不了解的人面前,聊天內容是最不好確定的,我不知道,這個女人跟同學到底是什么關系。同學喝酒有點多,什么都說。他們的關系還挺密切的。

飯吃到十點多,我感覺同學的心,早已經不在與我聊天上了,這對狗男女,也許著急想著床上的事了。我也該回家了,把柄在老婆手里,鬧急了,誰知道這個娘們整出什么幺蛾子來。

我順道把同學送到酒店,然后回家。

在家門口,我受到了史上最嚴格的盤查。

第二天,我起的挺晚,電話里也沒有“未接電話”,就給同學打了一個電話,那對狗男女正在海邊浪漫呢。

掛掉電話的時候,我給同學發了一個短信,以后來找我玩,我非常歡迎,也希望他能帶著自己的老婆孩子一起來。但是,搞情人這事,以后就免了吧。即使我能替你保住秘密,萬一哪天你東窗事發了,除你之外,你的全家不得把我恨死。

風獨味零食

風獨味零食微信號

情人的鬧劇》上有18條評論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