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姑娘的伴侶

我正在給客戶裝貨,聽到微信聲想起,拾起手機,是大蔥問我晚上有沒有時間,約了一起吃飯。回復了他。

順手打開朋友圈,看到了劉妍發的一段話,貌似是失戀了。

我在微信里問劉妍,失戀了嗎?

等了好久沒見回復,放下手機,繼續裝我的貨。

劉妍,一個名校的大學生,天真爛漫的小姑娘。如果用學習來評價,是個學霸。更或者說,吹拉彈唱樣樣精通吧。

這個小姑娘,出于浪漫的年齡,對于愛情,要求的也挺多。就如一些女作家,比如三毛,素養高的女生,都想要一場轟轟烈烈的愛情。

在愛情上,眼界也不過局限在學生上,找男朋友的標準,需要有吉他,有籃球,會寫情詩,還要用漂亮的手寫字體。

而她找的男朋友,就是這么一個奶油小生。

與劉妍并不熟悉,懶得管人家的私生活,在微博里,會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兩句。

在和大蔥吃飯的時候,收到劉妍的回復,到底是和男朋友分手了。正痛苦著呢。

安慰她?我不知道如何安慰。

劉妍卻把我當做了傾訴的對象了,給我說分手的前因后果,跟我說,大家對她的關心等等。不過,劉妍卻提到,大家對她的關心,卻無法接受。為什么不能接受?大家多數是用批評的口氣說這件事。

這是國人的習慣,在安慰失戀者上,也會表現出來的。

既然知道了劉妍的事,是要去安慰她的,那么一個充滿幻想的小姑娘,別再出個意外什么的。

其實,安慰失戀的人,不要去提誰對誰錯,無非是轉移一下注意力,用時間來療傷。所以,我的安慰是瞎聊。

兩個人在一起時間那么長了,肯定有感情的,而且,從時間上來看,正是甜蜜期的。這么無緣由的分手了,肯定回不過神來的。

這段時間,劉妍肯定都在想著失戀的事。

劉妍心眼不壞,我跟大家說去安慰他,大蔥張口就說,去給他找個更好的。

米莉罵大蔥,像頭豬。也許,這件事交給這些身經百戰的女人,效果比我們強。女人更了解女人。

米莉找劉妍去了。

我問米莉,問題解決的怎么樣?

米莉說,還那樣。

我問,你沒安慰劉妍?

米莉說,安慰什么?我請她吃海底撈火鍋了。

我說,吃火鍋不喊著我們!

米莉說,女人之間的事,男人少插手。

這就把我們排除在外了,就好像跟劉妍分手的是我們似的。

我說,我還以為女人有什么好辦法,也不過如此。

米莉說,看把你能的,如果你離婚了,我去勸勸你。

我說,我要是離婚,肯定拉著你。

米莉說,拉我也沒用,大家信嗎?

有學問的女人真可怕。劉妍畢業了就能就會成為這樣女人。三毛,這還是我能想到的一個例子。

晚上的時候,留言發微信說,她又想男朋友了。

我給她指正,應該是前男友。

我說,找個事做吧,分心才能忘記。

世事險惡,一個單純的在讀大學生,居然喜歡找校外人員,假如遇到一個居心叵測的,可就毀了。

這些話肯定不能現在就告訴她,劉妍還在回味以前的甜蜜,沒有接受分手這個事實。

我讓劉妍把前男友的東西都收拾起來,劉妍卻不以為然,她不知道那些東西,都是記憶打開的鑰匙。

心情好的時候,劉妍與我討論積極的事情,對分手也能看的開。有的時候,劉妍的大腦就短路了。她會想起以前的事情來。比方,晚上十點準時給劉妍打電話。

世代變了,我等也體會不到現在的學生失戀應該是什么樣子。說不定,過段時間,小姑娘會甜蜜的挽著另一男孩的胳膊去逛街呢。

大蔥似乎對這些事情不以為然,他總覺得失戀的狀態就是欠揍。我在猶豫,是否該將大蔥上學時的失戀故事寫出來。唉,還是不寫的好,但凡我身邊的人都知道那件事,就會很自然的將博客里的故事對號入座到一個人身上。

我通知認識劉妍的人,如果有時間,多帶她做點高興的事。大家一致同意,和這么一個古靈精怪的小姑娘在一起,自己也會快樂起來的。

我跟劉妍說,她像一只小兔子。劉妍問我什么意思。我說,小兔子活潑可愛。但是,我不知道兔子是否還有其它的意思。

找個男女朋友,與找伴侶真是不一樣。社會開放了,有人換異性朋友,就跟換鞋一樣,一季一換。年輕真好,不僅有大把的時間可以揮霍,而且沒有過多的負擔。

年輕的時候,回不去了,這就是時間的可怕。

風獨味零食

風獨味零食微信號

小姑娘的伴侶》上有4條評論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