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義診”領銜的“奉獻”活動

在出租車的收音機上,聽到一個節目,是警察同志坐臺教廣大市民如何防騙,其中就提到農貿市場的“義診”活動。說到義診,小區周邊那是多了去了,膽大的用社區的名義,膽小的就拿“義”來說事。“義診”,其實多面向老年人,往往掛著狗頭賣保健品、賣儀器。

現在社會上的“公益活動”非常之多,借著公益背后盈利的也很多。這當然與公益活動的良好口碑有關。

隨著我們生活水平的提高,手里有了閑錢,有了閑時,就想著去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或者參加一些有意義的活動,這個時候,各種公益活動就應運而生。比如我在文章中提到的義工旅行,就是非常受年輕人的喜歡。然而,活動搞的多了,什么鳥就出來了,加上大家對活動的不了解以及“又不是我們自己”等這樣一些行為與想法,讓假公益大行其道。

就比如上面我說到的義工旅行,大家可以去研究一下,到底是不是在青年旅社打工換食宿的費用。

現在,有個詞用的頻率就挺多的,“共享”,我之所以打上引號,是因為這不過是個專有名詞的替代品。比如共享單車,其實就是自行車租賃罷了。而用“共享”這么一個詞,把自行車租賃的商業味給掩蓋了,讓消費者感覺這真的是公益活動了。

最近這段時間,我在馬路上看到了共享汽車了。而汽車租賃業務,早即已有之,加上一個“共享”感覺真是共享了。既然是商業活動,就永遠有商業氣息的,作為消費者,要明白,自己的身份是消費者而不是義工。

從打車軟件開始,到共享單車,再到共享汽車,后期不知道會不會出現打飛機軟件這么些東西,作為受眾來說,其實指向的都是同一類人。打車軟件是在跟出租車與公交車搶生意,共享單車是在跟公交車搶生意,共享汽車是在跟出租車、打車軟件搶生意,所有的這些都交織在無車一族上。我一度覺得,運營這些商業活動的,都是同一個團隊。

在打車軟件熱鬧的時候,價格便宜,出租車賺錢,轉車賺錢,顧客省錢,要知道,欠下的總要還的,現在的專車,價格提上來了,價格不低于出租車了;專車不好干了,費用也挺高的,投資方要收回成本,可不是要投資房產靠吃房租收成本的長遠計劃。

說白了,大家有參加公益的愿望,同時也要吝嗇自己的這個愿望,就像我賣零食的廣告打出去之后,最先找上門的不是顧客,而是批發商,甚至是騙子。在大家熱切的想參加公益活動的時候,往往那些瞅準這里的是這里的商機,最終會有兩個結果,一個是縱容了非法的公益活動,另一個是把本該獻給公益的人力、物力都浪費掉了。

以“義診”領銜的“奉獻”活動》上有6條評論

  1. 懿古今

    很多義診都是掛羊頭賣狗肉,還有一些免費體檢之類的,體檢完之后就會有很多毛病,然后就是針對這些毛病的治療方案等等,感覺都是套路。

    回復
  2. 瑞爾思

    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
    滿滿的套路,
    不過我這邊社區是55歲以上的人的免費體檢,
    好像是政+府弄的,
    爸媽已經享受免費檢查了三年了。

    回復
    1. 蘆葦叔叔 文章作者

      我們這邊也有,政府買單,老人們免費享受一些醫療服務,這是很贊的。享受的那些醫療服務,也是正規的醫療機構,不是社會上的

      回復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