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小民的體驗

 

我沒有去過很多地方,也沒有看過很多的世界級的著作,所以,看待問題也只以草根的思想來理解,在我的文章里,想要表達的思想可能不是全局性的,但會是我遇到的,并在親身體會的,當媒體說樓市變暖或者降溫的時候,并不能讓我體會到這種溫暖或者寒冷,我所體會到的只是一套房子的價格實在壓的我們這樣的小民有點喘不過氣來。

當有人從高處的地方給我們談論某市場的好處與壞處的時候,那好處或者壞處傳遞到我們身上的時候,就會變成另一種感覺了。就比如我在樓道里看到的暖氣管道,在我們的這個小區里安裝了暖氣的時候,用某些人的說法,那是要我們感恩戴德的,而安裝了暖氣后,剩下的這個爛攤子,卻掩蓋在某些改造上了,讓我們無法說出心中的不快,比如說那個安裝管道的、看似厚道的管道工,在管子里留下了許多日后的隱患,如果說誰給他一盒煙的話,那就另當別論了;再或者說,在地面上開通了管道口后,卻沒有用水泥再填上,留下破碎的水泥與里面的鋼筋。

如果用這個暖氣來說事的話,那的確是一項惠民的政策了,可是我們所真正享受的惠民政策,如果做的再細致一些的話,不就更完美了,就這樣,一些本來很美好的事情,就讓小民的親身感受相抵消了。對我們的好,不能僅限于在做的這件事情上,也許是做了這件事,會讓另一件事變得不好起來,我們所見到的,多數是外表上的那件。

說的好不好,做的好不好,我們都會有自己的感受,更不能別人說好或者說壞,我們也跟著說好或者說壞,我們要自己去感受。如同墻頭草般的左右搖擺的話,并不代表一種風向,搖晃的肯定會是我們的利益。即使我們有的時候身不由己的隨風搖擺了,但是感受卻在心里埋藏著。

我們是低處的小民,沒有高瞻遠矚的目光,其實,再高再遠,那也是以后的事情,如果將每一件事情都放在以后的話,那我們現在的存在是什么意義呢?身邊的農貿市場搬遷了,說是為了讓環境更佳的整潔,但是,我知道,以后去買菜要走更多的路,或者公交,或者汽車,這變成了另一種環境的污染,并且,農貿市場的存在,只要具備的是農貿的本質,那些臟亂差始終是存在的,只不過搬進商場里,就順著下水道或者垃圾車被運到了別的地方,哦,搬遷的時候說的是這里的環境,并不是說的環境,這是兩個不同的概念。

聽說天上要下餡餅,我們仰望著頭,只看得兩眼昏花,脖子酸痛,也不見餡餅從天上掉下來,揉著那酸脹的脖子,只能恨恨的罵一句娘,又被放鴿子了。曹沖稱象,騎在大象上,用竹竿掛幾根香蕉,引誘大象走上大船,而我們卻看不到香蕉,只是聽說前面有梅林,就變成了望梅止渴了,這就是我們低處小民的現實。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