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的圓滑

 

 我一般是不看足球比賽的,雖然曾經看過那么機場個位數的場次,都留下不好的感覺,所幸,就放棄了這個文明時代的角斗方式了。我與足球無關,不能為足球添磚加瓦,所以,足球的好壞對我來說,只能用眼睜睜來形容了,而我現在要說的是球的圓滑,正是現在足球所表現出來的一種中國式的表現。

對于圓滑的學說,已經成為一項藝術了,圓滑是處世的哲學,更是政治哲學,當足球這個體育項目出現在場上的時候,正如球的形狀,表現出了中國幾千年的圓滑世故來,在我們評價足球的好壞的時候,只在足球比賽的勝負之上的,勝與負,比起高矮是比較來,就有更多的文章可以做。當一支強大的足球與一支幼兒園小朋友的比賽后,取得勝利后,可以毫無掩飾的鼓吹足球的勝利是多么的天時地利人和,而如果輸掉比賽后,卻也可以厚顏無恥的稱,這是在演練。

球隊的勝負與高矮的對比不同,即使是將所有球隊的球員都換成是幼兒園的小朋友,也會有勝負之分的,在球隊參加比賽之前到底會是個什么水平,誰也不知道,包括教練和球員。這與田徑項目不同,教練與隊員是否訓練刻苦了,在比賽之前是可以預計的,雖然會有誤差,但是我們能大致的預計出。

足球的比賽場地叫足球場,在這個場地上我們觀看的是足球的表演,哦,果真有那么幾年是在表演,那么逼真的表演為什么就沒有獲得表演上的獎項呢!足球的魅力,是各種的不確定性,不像跑的項目,各人水平放在那里,誤差不會太大,就像史冬鵬一直是第二。真正的足球比賽給人太多的不確定性,所以吸引了最多的觀眾,而當一場比賽成為必輸或必贏后,票房也會大大的下降的。

現觀我們的足球,就像國內許多企業一樣,靠著國內的人數基數大,在營業額上是讓國外許多企業望塵莫及的,卻總是無法走出國門,這就讓我們想到電影楚門的世界,是在一個環境的自娛自樂。足球,一個男人的游戲,卻比不過女人的球,讓我們這些男人們汗顏,是否足球會讓世界認為我們中國的男人不像男人?這一點,我們有必要考慮一下。

就像足球的勝負一樣,對于足球的成績的評價也是這么的極端,但是,足球卻這么的在冰火兩重天里活的有滋有味,這當然靠的不是正氣,如果真有正氣的話,早就代表我們去展示中國男人的魅力了,突然,我想到了圓滑這么一回事,這不僅讓我為足球找到了合適的形象了,一個閹官的原形,閹官與足球成為一體是最合適了。這也讓我輕噓了一口氣,足球代表的并不是我們男人的嘛。

有熱心的社會認識為我們的足球獻計獻策,但是足球還是以那個娘娘腔的存在,的確是讓人氣憤,而在此,我倒想到一個好方法,為什么不能離開足球比賽一段時間,讓我們的足球反思一下呢,這或許是對他們最好的督促。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