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飯局

又接到了飯局的邀請。這次,邀請人是紅姐。紅姐是帶我進生意場的啟蒙導師。同時,她也是做樂器的,但是,我們當時合作的并不愉快。那個時候,她的生意出在生死掙扎的邊緣,對于與她合作的伙伴,有點抓救命稻草的感覺。

而當時,我初入這個圈子,生意上的很多事情無法理解,與紅姐產生分歧是必然的。現在呢,理解了她的做法,而隔閡還是有的,不管怎么說,當時,我也做過她案板上的肉,還差點死在上面。相當于,在紅姐身上吃的虧,現在基本能看透了。

前段時間,家里買了件家具,熟人介紹的,還是經了好幾道手,經一道手就加價一次,最后到我這里成天價了。我呢,去網上搜了價格,然后去廠家詢價,差出很大的價格來。

為什么?廠家把零售價當做批發價給了熟人,熟人覺得真是批發價了,就加了價賣給了我。加了的價是比市場價高出來的價格。差點做了冤大頭。

紅姐當年就是把市場價當做批發價給我的,我努力的做著宣傳,其實,最后都給她白忙活了。最后是怎么知道的呢?

一個培訓班的老師,一直在找產品,當時他研究紅姐的產品挺長時間,又遇到我。

紅姐有實體店,這個培訓班的老師問我,為什么你的價格比實體店貴那么多,按理說應該比實體店便宜才是。這個老師說出一支樂器的價格來,的確,實體店的零售價比我的批發價還高。

這就讓我產生懷疑了,我將與紅姐整個合作的流程理了一遍,發現,我去找的培訓學校以及培訓班的老師,最后,都通過廠址,被紅姐拿下了。為什么能拿下?價格比我的低,而且,也并不是說我帶去的客戶就是我的,況且有些客戶根本就不知道是誰的。

當時,念著紅姐領我入行的份,我把這件事就斬斷式的停下了。

中間停了這么多年,又想起來吃飯,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可,這又有什么意思呢?你想,如果在桌上,紅姐夾菜給我,我難道不會懷疑這菜里有毒。

所謂吃一塹長一智,用到此處不正合適嗎?

這樣的飯局去了又有什么意思呢?紅姐召集這樣的飯局又有什么意義呢?

我想找個理由,把這個飯局的邀請辭掉。

風獨味零食

風獨味零食微信號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