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哪里賽龍舟?

前面我還說過,現在因為零食的生意進入淡季了,然讓日子清閑起來,卻在我清閑的時候,有那么多的事找上門來。

我給孩子們研究的騎行線路,到底沒有用上,孩子們都太忙,忙著應付各種的培訓班。其實,也不是孩子們,是大人們忙,忙著應付各種事,忙著讓孩子成龍成鳳。哎,說別人也是說自己,我不就給孩子報了幾個班嗎!我自己貪玩,也想著帶孩子一起去玩,可是,讓孩子的學業壓迫著,都撈不著玩。

轉念一想我自己的事,為別人應付事情,要比應付自己的事情強一些的。出軌的表弟鬧離婚,我可以把自己完全當做局外人,也不用去操那些閑心。

還有劉妍的事,我覺得年輕人會很快的忘記自己的失戀,可是,劉妍還是忘不了她的小男朋友。表面上跟大家說,她會很快的調整過來,可是,心里的苦楚只有自己知道。

所以,劉妍發信息給我說,她還是忘不了男朋友,還偷偷的在宿舍里偷著哭過。在這個情形下,即使再給劉妍找一個男朋友,她也不會要的。

我想了一個辦法,讓劉妍象征性的等她的男朋友一年吧。我給了劉妍一個郵箱,讓她每天發“我等他,倒計時時間”到我的郵箱里。也許,慢慢的,劉妍會忘記發郵件,甚至很長時間不會去發郵件。那個時候,劉妍就忘記她的小男朋友了。

端午節的時候,我問劉妍有什么好的游玩計劃,劉妍說,要去海邊玩。還有,要去的這個地方,原本是要與男朋友一起去的。這個傻姑娘,哪壺不開提哪壺。這真是給自己的傷口上撒鹽。

劉妍的心理創傷要調整過來,看來需要很長一段時間了。

也許是到了端午節的緣故,大家要近距離的旅游,來買零食的顧客突然多起來了。在端午節假期的前一天,差點沒把我累死,這是零食的生意進入淡季以來,第一次賣出這么多貨。看著空掉的各種紙箱子,這又要去進貨了。

熊子打電話問我,端午節有沒有計劃,我說,還沒有想好。其實,我自己都沒有外出的打算,大家都外出了,正好留下空閑的時間來給自己。

熊子說,想要去威海玩,開車去,要帶孩子去野生動物園。

我說,帶孩子去是假,是帶老婆去吧。

熊子說,看情況,也許就是帶老婆去的。

我說,動物園那地方,誰去還不一定呢。

熊子在電話那頭哈哈的笑起來。

其實,端午節前,我是有個邀請的。廣州的朋友邀請我去那里看龍舟,從時間上來看,太倉促了,去一趟來回的趕,能累死人。我還是推掉了。

不過,倒是引起我對龍舟的興趣來,在我們北方眼里,到了端午節的時候,只有吃粽子。北方并不時興龍舟。南方水資源豐富,到處都可以劃龍舟,北方,適合劃龍舟的地方太少。要說北方的水上項目,只有在夏天的青島,有一個帆船比賽。可帆船比賽是沒有辦法現場觀看的,即使遠遠的能看到,也不過是一個小白點在海里一起一伏的,沒有多大的觀賞性。

我跟朋友要了一些當地龍舟的相片看,那場面,就像看扭秧歌的,人山人海的。

龍舟也算是民俗文化了。我覺得,龍舟算是在實踐中的民俗文化,可不像那些“經”,搞的都是排場,穿件古代衣服,讀幾字的經,就算是繼承傳統文化了。

如果有時間,真想到龍舟比賽的現場去看看。

端午節,孩子也放假了,不用早起,真是舒舒服服的睡了一個大懶覺。這真是空閑出來的時間,如果計劃出門的話,現在應該在車上,堵在路上呢。

外面的溫度挺高的,在家里閑著也是閑著,就準備了點水和食物,騎自行車出去閑逛了。

街上的人很多,很多,加上天氣的突然熱起來,讓人感覺,整個空氣里流淌著煩躁,我小心的避開滿街的行人與汽車,向郊區的地方而去。

出了郊區,路上的行人少了,可是汽車卻并不少,而且速度都很快,冷不丁的就有會有一輛超速的汽車從身邊呼嘯而過,嚇得我不得不貼著馬路牙子騎行。

在柏油馬路上騎行,讓我很懷念以前的樹蔭小道,小道的兩旁種著筆直的楊樹,人就在樹蔭里騎車,而不用受現在毒太陽的炙烤,還有那漂浮在馬路表面的超高溫度了。

今天上午的這趟騎行,我估計,又要去層皮。

風獨味零食

風獨味零食微信號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